华丽的夜幕低垂。 菲斯特的船队躲在了距离补给地已经有些远的岛群中。

“哦,这一片礁石居多!我们能活着躲过礁石,简直是大难不死。”哈德斯表情严肃地说,熬完这一战,真是太痛苦了。

“未免夜长梦多,我们还是快趁着夜深人静,杀人放火吧!”暴力狂洛尔曼疯狂的提议……

对美容觉有执念的萨奥托立刻反驳:“我建议我们存档睡个觉再打!”

“你疯了吗?美好的夜晚刚刚开始,植物毕竟是植物,我们放一把火,点亮这夜空,灭了他们,还能看烟火,有什么不好?!”

安格尔在他姐姐的逼迫之下,泪眼汪汪地点头。

洛尔曼见菲斯特——没有反驳,她微蹙眉头,提议:“那么,哈德斯变成蝙蝠确定对方船队位置,然后,我带着狙击队去倒汽油。之后,我给你们发个信号弹,那么就马上开炮轰他们!”

“不能等到你回来吗?”幼/齿龙仰头尖叫——炮弹无情,走火更无情,万一洛尔曼准备不够充分,没能及时回来,撂在半路上了!那可就真叫损失一枚大将啊!

菲斯特甩着一头金发,无奈的摇头,“对方又不是鼻子失灵…汽油味道那么大…很容易被发现。越快开炮,胜算越大。你会活着回来吧?”

洛尔曼含笑:“船长,我受宠若惊呐!”

于是,哈德斯和洛尔曼正式出发了!

一切似乎都容易得出奇,白日的追击战太过辛苦。而且,「那岚」占领了菲斯特船队原本的补给站!此时,整支船队似乎都在休息。洛尔曼的放火计划很是顺利。很快,她就操纵着狙击队给对方的20艘船都浇上了HLL的汽油。她满意的看了看在月光下泛着油光的敌方船只,从腰间抽出了信号弹。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桃红色烟火,哦!简直美得让人屏息!(?)大副克洛维立马下令开炮,正当我们可爱的史特拉可夫小姐决定功成身退的那一瞬见,麻烦来了——为什么麻烦总是不肯放过她?

她听见,一个男人的嗓音在蕴静的夜晚缓缓升起,充满难以形容的魅力……

“人类,你们居然以为能杀死我。放心,绝对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你是那岚,还是鬼窠王?”我们可怜的小洛姑娘一脸纠结的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的男子…按说他应该是鬼窠王…可鬼窠王刚好有和那岚一样自恋的性格,要不要这么刚好啊?

“我当然是那岚/鬼窠王…你在胡说什么,你这蠢货!”

哦!明白了,他们俩还在争夺身体的使用权。不过……小洛姑娘必须意识到…这一个BOSS都得组团来打…要是两个一起,她果断的呼叫了离自己最近的哈德斯。

“你的RP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哈德斯在听完她的情况以后骂道。

“这怎么能怪我,快来支援!”

“你看看天上,我也得过得去啊!”

五颜六色的“烟火”在夜空中灿烂夺目,绚丽非凡,船长……阵亡有木有抚恤金啊?!

小洛姑娘终于意识到她要做世界上最2的一个行为了…那就是她一个纯物理职业…居然要单挑一个法系职业BOSS!

你妹啊!

索性法系职业移动都不特别快,再加上那岚和鬼窠王在争夺身体使用权…造成了身体移动迟缓加倍。小洛姑娘……这个倒霉孩子…好歹是把自己隐藏在这茫茫黑夜中了…只不过,这一会儿一会儿的冒火星子,她估计也藏不住多一会儿。而且,如果不早点儿干掉BOSS,顺利撤退的话,她光荣定了!

那群队友是指望不上了!只有没脑子的NPC能就自己于水火之中了!她打开控制面板,狙击队还剩不到百人。她调动所有人往自己身边集合,至于有多少NPC能穿越火线、人墙来拯救自己,那就得看运气了!

她换上火箭炮,如果能一炮解决到这个家伙,简直就万事大吉了!

一炮打出去…确实打得可准了…火焰在那岚身上燃烧。但点背不能赖社会啊!那岚居然凤凰涅槃了——“哦!愚蠢的人类,你刚好替我杀死了鬼窠王!我要怎么奖赏你呢?你好像很喜欢玩火!”

那厮就好像看得见一样,手指一点,便往她身边烧了一把奇怪的火,烧得她几欲死去,却又不给她—个痛快。她顺着绳索滑进海里,才感觉好些。但那种身体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折磨并没有离开她。

鉴于那岚再次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悲催的小洛同志紧急召开救援会议……

“怎么才能杀死那岚?!”

“哦!可怜的史特拉可夫,你居然得单挑BOSS了!”

“幼/齿龙,你再幸灾乐祸,我就把你的龙角砍下来卖钱!反正我垂涎很久了!”安格尔立马替姐姐打抱不平。

“史特拉可夫。”

“菲斯特,你只有在担心我的时候会叫我的姓,别这样,我会更紧张的。”

“好的,宝贝,你听着。那岚刚刚争夺回身体的使用权,而且他确实有受伤。他的各个属性都只有平时的50%。”

“他现在血多少?”

“刚上10万。”

“那些快是我的5倍了啊!怪不得我一个火箭炮打不死他!2000打10万。这不是闹呢嘛!还有,萨奥托,你不是有个远程加血的技能。别等着了!赶紧给我加上吧!那岚往我身上加的负面法术,导致我的血一直往下掉!”

狙击手对手法师,本来是胜算很大的事情。因为,法师防御低,火箭炮打过去-2500,他们如果没来得及套盾,那么法师袍属性再好,也最起码得-2000血。而且,法师嘛……普遍血量都不太高。

可惜这次我们的狙击手要面对的是活了N久,不知道吃过多少大力丸、雪莲花、千年灵芝的巫师那岚!

2,000X50=100,000

但愿最起码能有49个狙击手穿越火线来拯救他们的队长吧!

而事实上,上帝还是眷恋了洛尔曼的!他真的送来了49个狙击手!但其中有一个没有火箭炮了!

上帝啊!我准时去做礼拜了啊!你缘何如此恨我啊?!

洛尔曼只好控制那个天煞的没带火箭炮的家伙,架枪,但这并没有太大作用。狙击枪的伤害度,要根据打中部位是否要害来评估,那岚……哪里是要害部位?!

所以,洛尔曼面临着一个BT的任务……她要连发两枚火箭炮啊!这可不是上两次膛那么简单!

洛尔曼看着自己一直在往下掉的血线。萨奥托的治疗术是很强大,可远程,受到了很大限制,暂时保她不死,已经是极限了!而且,火势越来越严重,不能等了!

她窜上了附近一艘因为主船体爆炸,而被弹出来的小救生艇,把炮弹放在身边放好。她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她大概会永远记住这一瞬间,她的肾上腺素绝对飙高!——她在NPC们还未打出第一炮之前,率先打响,在NPC们的炮声未熄灭之前,打出了第二炮!

接着,她又下令,所有NPC打出第二轮!

她终于收到了BOSS被推倒的系统消息!你妹啊!这是逼着老娘的手速要快过系统啊!

菲斯特他们明显也收到了BOSS被推倒的消息!频道里满是大家欢呼着要庆祝的声音。洛尔曼把小救生艇停在了安全的地方,没有和大家汇合,她累的半死,巴不得睡个三天三夜,她欢脱的在家度过了几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日子。直到菲斯特带着一众损友来敲门!

一开门,菲斯特就教训她!——“日夜颠倒的结果就是缺乏运动与日晒,这样下去迟早会把身子搞坏的。”

“姐夫,你可要好好管管我姐!”

“?!不是应该是未来姐夫!”洛尔曼看着极度熟络的未婚夫和弟弟。

菲斯特居然还瞪她!哼哼……态度这么差,信不信老娘让你做一辈子“未来”姐夫!

“今天开始就不是了!我们今天结婚!”

“什么?!不是下个月吗?”

“省得夜长梦多!”

洛尔曼被套上婚纱,塞去了长长的台阶上铺着深红的地毯的教堂。她开始怀疑自己还没醒呢!

在礼堂里可以看见徐徐升上天空绽放的礼花。

我爱你!菲斯特在她眼前诉说着动听的情话!

一切都有条不紊,但是洛尔曼就是很没有结婚的feel

到底是哪儿出错了呢?

菲斯特看着一脸疑惑,完全不知道回答牧师问题的洛尔曼,深深遗憾自己娶了个天然呆!

“不是应该出现一只拥有漆黑骨架的巨大骨龙,搅乱我们的婚礼,最后站在龙首白色华服的你,打败了骨龙,是如此的令人震撼。这样才是婚礼啊!”

时间并没有过得很慢,可是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时间是静止的。

新娘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对不对?!

菲斯特了然的看了安格尔一眼——好像在说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幸好准备了方案2!

他打了个响指,教堂里被投影成了落日黄昏的景象。

他单膝跪地,吻着她的右手,一脸深情:“哦!我嗜血的女王,您就像是用鲜血浇灌盛开的玫瑰,我愿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只为了让你在此刻绽放。”

洛尔曼忽然就觉得一切都正轨了!(喂!这里到底有木有脑子正常的人!)

不过,看着菲斯特期待的眼神。这个时候果然还是需要做点什么回应才算礼貌不是吗?

洛尔曼于是笑得一脸high的说:“哦!我虔诚的信徒!今晚,就允许你成为我永远的仆人。”

“我的荣幸!”菲斯特站起来,将一脸「我是路人甲我是路人甲――|||」表情的安格尔递来的手杖——那个镶满了钻石的权杖——送进洛尔曼手中。

他一直期待着……他的洛尔曼能长大,成为一名真正的女王。

只不过……

婚宴的饮料……居然不是酒……而是牛奶……

萨奥托看着那个闷骚的菲斯特,再看看明明已经快要奔三了,却还是长得很像未成年的洛尔曼……

loli控那是邪道。既然洛尔曼是天生娃娃脸也没有办法了,那菲斯特你也不能干脆逼着洛尔曼多喝点牛奶成为‘童颜巨/乳’,成为邪道中的邪道吧。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邪恶啊?!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可不可以?!Q口Q

阴影里,一位苍白的美女,眯起一双媚人的水眸。微微倾斜身体,看着自己的影子亲吻了一下萨奥托的影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