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被俘虏了的五百多人听到风天离这样说,可不知道这只是风天离与莫神机演的一场戏而已,当然他们只会觉得自己的命是莫神机给的,自然其他什么也就不知道了。

莫神机必须要把戏做足了,“你们这些人听着,所有人的命都算是捡回来的,当然一时间让我们相信你们是不可能的,必须经过长时间的考验才能让你们融入到弟子当中,这期间,你们只是给灵阳门打杂的人,有没有异议?”

所有人当然明白,自己这等人,就算是真心实意的投入到灵阳门中,所有人也不信,何况是莫神机,这个神机妙算之人。

“军师,没有!”

几百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到,哪里会有什么意义,捡回来一条命就不错了。

“很好,去吧,有人自会给你们安排事做!”

莫神机看着这些人也是头大,赶紧将这些人打发走。

“军师,门主让你过去一下!”

几个老头在密室当中,鬼仇风天离,东方异情都在,嘻嘻哈哈说些什么。

看到莫神机进来了,鬼仇连忙招呼到。

莫神机也是觉得很怪,撇了风天离一眼,风天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前辈,不用客气!”莫神机自然不会辜负了鬼仇的招呼。

“神机啊,这次这么大的功,你可是功不可没,这次一定要奖励你一下。”

说着鬼仇兴头又上来了,就要给莫神机奖励了。

“前辈,不用不用,分内之事!”莫神机连忙回话到。

这才知道风天离给他们都说了。

“那怎么行,我鬼仇本是明事理的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要得,一定要!”

任凭鬼仇说什么,莫神机就是不为所动,其中还说到给莫神机说个媳妇,这可是将其他人逗笑了,莫神机更是脸红的不得说了

鬼仇也知道莫神机本就不是功名之人,说那些没有用。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以前我还不敢将军师此大任交给神机,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以后我就不再管理这门中之事了。”

鬼仇可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说这话时还特意看了一下风天离。

风天离现在看到那邪恶的眼神,就知道没好事了,自己已经要管天刀七离七人了,再加上一个鬼仇,这是要干什么的节奏,顿时泪奔了。

东方异情在一旁看着,虽然莫神机也给自己邀功了,但是鬼仇说什么理所应当,也就没有批准,不知道东方异情在想着什么。

但是就是这个举动,风天离可不会错过,自己的师父以前说过,无论自己在任何时候都要注意身边的一举一动,也就是居安思危的意思,风天离这么聪明,肯定可以想到。

会后,风天离与莫神机走在一起,当时嘻嘻哈哈的样子早都不见了。

“神机,东方异情这个人你怎么看?”风天离对莫神机肯定是没有什么隐藏的。

“哦……他啊。”莫神机突然想起来东方异情当时在帐篷中所说的话。

“昂?有什么不对吗?”

风天离自然知道莫神机有话说了。

“哎,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天在落脚处他说的一席话。”

风天离眉头皱了一下,示意莫神机将话说完。

“他问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在灵阳门之类的话,总之就是这个意思咯!还叫我不要给你说。”

莫神机对风天离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神机,你觉得这些话有什么不对劲么?”

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说些没有边幅的话,无论是谁。

莫神机想了想,“其实当时我也想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他毕竟是鬼仇前辈的徒弟,我们也不好怀疑什么,就不了了之了。”

“好吧,就暂时这样吧,他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先不管了,最重要的是怎么将其他的三个大门派收复。”

风天离只是在后面该怎么去做,并且不辜负那些老东西对自己的厚望,也让自己老山上那个老头看得起自己。

刚到这个地方,就听见莫神机说到了东方异情,鬼仇肯定不信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徒弟会背叛自己,搁给谁都不会信。

当鬼仇听到风天离考虑到是自己的徒弟,就不能忍了,可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的门主,而自己的徒弟自己也感到悲哀。

“老鬼,我们不是故意的带你来的,我们只是怀疑看天离他们在搞什么鬼,没有想到是这个样子。”天刀七离听到这一幕也是很无语了。

“算了,一切事,在人为,如果他东方异情确实是这样的人,我就让天离替天行道吧,我不会干涉的。”

剑宗之内,一片沉默,那个调皮的外来弟子雪以凡又一次闯下了大货,竟然将玲珑七子的珍藏了几十年的“生灵酒”给偷喝了,气的玲珑七子是毫无办法。

“以凡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如果你要喝的话为师们怎么不会让你喝,你有何必偷喝啊。”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怪下去也就没有意思了,只能自己气自己而已,谁让雪以凡这么优秀,为了剑宗也是忍了。

“哈哈哈,老头们,既然喝了就是喝了,我又赔不起,就说让我干什么就是了,我保证去做。”

雪以凡却不以为然,既然喝了酒,没有必要不认。

玲珑七子听到这话,瞬间眼睛放光,“你说的话当真?”

雪以凡翻了个白眼,“这还能有假?说吧说吧,怎么说你们也是我师父,答应你们就是了。”

现在看来好像是玲珑七子求着雪以凡一样,都忘记了是谁犯的错了,不过只有受益者本人在窃喜外,其他人毫无意识到。

“我们要你去挑战一个人,可以?”

正在雪以凡窃喜的时候,剑宗宗主剑潇雨人未到语音先到了,一股凌厉的话语隔空传来,充满着萧瑟之气。

雪以凡一声放荡不羁,唯独见到这剑宗宗主,心里总是泛起一丝丝波澜。

“拜见宗主!”以雪以凡为首,所有在场的人全都握起双手,作俯首状。

“以凡,我要你去挑战一个人。”剑潇雨摇摇手,示意其他人起来。

“敢问宗主,此人是谁?”

雪以凡此刻哪里有刚才的气势,说话也客气起来,因为自己心里总感觉这个宗主不简单,也不敢太过造次,当然,一人统治着剑宗几十年,都不是简单之人。

“风天离!”

“恩.......他是谁?”雪以凡最近几年都在剑宗之内,当然不知道最近崛起的人物。

“灵阳门门主风天离,只是让你去试试他,不是去杀他,其他的信息让你师父们给你说吧!”

只是说完这些话,剑潇雨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地,所有人大气一出松了口气,就好像剑潇雨没来过一般。

“师父们,他是谁?”雪以凡此刻变得正经起来,开始询问玲珑七子。

“你自己偷喝了生灵酒,那可是我们精心研制出来的,自己都没有舍得喝,这次宗主没有怪你是万幸。”

玲珑七子没有说出风天离是谁,而是说起了生灵酒。

“你们先说说风天离是谁,这个酒的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吧?”

“我给你说啊,这个酒不知一般的酒啊,对于进步飞快的人,生灵酒可以稳固修为,达到飞速进步,但是如果处理不当容易造成反噬,这个我们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玲珑七子就是要让雪以凡心里好奇,这样才能更好的去赢了风天离,况且都是相信雪以凡的,只有让他重视了,才能达到十足的把握。

雪以凡满头黑线,都快哭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师父。

“至于风天离,你自己去打听吧,靠你自己了,这并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

“你们.....这样好吗?”

其实他们还是嫌弃这小子喝了他们的酒,开始报复了。

雪以凡岂是认输之人,自己带着愤怒出来剑宗。

“那小子终于出去了,可以安静几天了。”

“对啊。剑宗总算是可以风平浪静一会了。”

看到了雪以凡真正出了门,这些弟子才稍微的说道起来,可见他是遭受了多少嫉妒。

雪以凡一直在大街上走着走着,一直问一直问,见人就问风天离是谁,可惜的是人们听到这话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回答他。

这也难怪,所有人都知道最近那灵阳门主不是就叫风天离吗,这人是傻子吗,连他都不知道。

就是因为这样子,好多人都被这个白衣服的少年暴揍一顿,只是因为他被别人嘲讽,而且还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样子就很尴尬了。

“喂,你知道风天离在哪儿吗?可否告知一下?”雪以凡根本不信这个邪,又抓住了一个人。

“哈哈,你从哪里来的?他你都不知道还活着?”

“你再说一遍。”

毫不意外这人同样是被暴揍一顿,落荒而逃。

“谁能告诉我?风天离是谁?他在哪儿?”这声音夹杂着淳厚的内力飘向街道的四面八方,每个人的耳朵都嗡嗡作响,即使这样子,结果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在嘲笑他。

“哦........这是?”

客栈内一个人听到这声音倒是很意外,想看看这人是谁。

雪以凡很是郁闷,自己灰头丧气的回到客栈去喝酒,嘴里还嘟囔着“什么风天离,躲躲藏藏,到底是什么人?算什么好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小说网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二维码广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