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冰终于知道眼前这两人为何对聚光镜是志在必得,而且信心是那么的充足。

‘摄魂大法’这个曾经响遍整个三界的绝世魔功,比之‘习星妖法’更加邪恶,更加令人生怖。夺人魂魄,就连灵魂中的记忆都能占有。

她再也没有刚开始时的那般镇定,只要他们对她施展‘摄魂大法’,不仅她的灵魂将会被他们炼化,还可以获取她的所有记忆。

炼化聚光镜的功法也将不成秘密。

北辰冰突然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yīn谋,格林厉穹设下的yīn谋,而这一切都是为她准备的,都是为了夺得到北辰家的聚光镜。

于是道:“指使企鹅一族攻打落雨岛的修真者的幕后主使原来是你们。”

格林厉穹道:“呵呵,北辰小姐不愧为修真界年青一辈中的姣姣者,不错,这么快就猜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正如林欣香所猜想的那样,的确有人在打北辰家聚光镜的主意,将聚光镜外调,然后杀人夺镜。只是谁也想不到他们不但夺取的聚光镜,还获悉了其中的秘密。

格林厉穹通过对北辰家的人施展了‘摄魂大法’,得知要夺得聚光镜,就必须先拿下北辰家的炼化法决。

北辰冰道:“只是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凡人界收取聚光镜?”

不错,如果北辰冰不离开修真界,以北辰家的强大,他们将永远不会获得完整的炼化功法,这样聚光镜也就安全了。

“哈,哈哈。修真界谁人不知你祖爷爷将聚光镜赠于你做结婚嫁妆的。以你的个xìng定会亲自来取。”

还有重要的一点,格林厉穹故意没有点破,那就是北辰冰孤傲,自大,认为凡人界不过如此。定会亲自来凡人界接管聚光镜,尤其是得知南极北辰分支受到重创时,以她的自负,定会立刻亲自前来。

北辰冰俏脸突然一阵羞红,整个修真界都知道北辰家有两宝,一是聚光镜,另一就是北辰冰本人。如今嫁妆被抢了,就算厉穹最后不杀她,估计也没脸存活在这世上了。

这时她已经不再孤傲,已经没有资本。放弃了挣扎,从心理上彻底的放弃了。

外面南斗神祠之中,yīn谋诡计,中显端倪。

而偏房之中的结界之中,木床之上,两人也是彻底向对方坦白。

床板之上的点点映红,证明这林欣香的处子之身,可是现在她那疯狂地驰骋于苍双身上哪像是初临者。

苍双再难忍耐,立刻翻身将这个颠倒众生的绝sè尤物压于身下,不再有任何怜惜。

百余回合之后,两人终于同时登上了灵魂仙境,别看林欣香如此疯狂,像极了传说中悍妇。可是实际算来,才发现她在苍双胯下是如此不济。

九比一,林欣香九次的巅峰才迎来苍双的一次。

苍双骄傲的将林欣香这个迷死人的尤物压在身下,共同体会着其中快感。

突然感到脑中一片眩晕。

摇了摇头像是要将这种幻觉甩出脑外。

终于又恢复了原先的清醒,脑海中的晕黑也不复存在。

想到刚才林欣香的yín荡与疯狂,刚想笑话她几句。

突然嘴巴被什么东西堵住,原来林欣香主动送上了甘泉雨露。

享受着对方带来的香甜。

突然林欣香翻身将苍双压在身底,柔弱无骨的玲珑娇躯,又开始扭动起来。

今天,林欣香彻底的痴迷了,太狂野了。

唧唧喳喳的木床声,仿佛在抱怨着这两人jīng力怎如此旺盛。

“唔,嗯”林欣香象是十分享受这种**,想一辈子永远地沉浸在此刻。

苍双看着身上的女人,虽然动作yín秽至极,但是却不失优雅,上下动作间也显露着高贵的气质。俏脸之上,chūn意盎然,可是仍然圣洁。简直下贱共高贵长吟,yín荡与圣洁齐飞。

欣赏了眼前美景,双手也会闲置在那里。顿时有一种即使死在她的温柔乡里也值了。

林欣香双眼渐渐迷离,似乎全身通红,似乎又要登上了灵yù的最高境。

突然心中一惊。在此时还能一惊?肯定有问题。

林欣香此刻已经彻底清醒,可是双眼也没有一点变化。

心中感叹:“看来我做的决定是对的,如果再过些时候,我的定力估计还会将的更低。刚才的**还真不是平时的我所能抵抗的,今天我能否成功还不能定夺。”

刚才林欣香强忍破身之痛,耗尽一切代价也要将苍双迎到yù望巅峰。黄天不负有心人,在她第九次登上高峰之际,终于迎来了苍双的恩泽。

此时是一人灵魂防守最薄弱的时候,林欣香悄无声息融进了苍双灵魂之中。

“侍魂!”

林欣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用自己高贵圣洁的清白之身作为代价,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侍魂,顾名思义,就是用自己的灵魂侍奉在对方的灵魂之旁,等待他灵魂再次脆弱之际夺取他的魂力,吞噬其所有功力,获得他所有的一切。

其效果与吸星大法、摄魂大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威力却相当于它们两者的综合。

可其中的凶险也要大上许多,‘侍魂’只能在男女之间使用,一旦失败,就会不堪设想,过着又如*般的生活。

“啊!”林欣香受不了身上的快感,娇吟一声。

正在她思量着当下形势之际,苍双突然起身将她抱下床,站立起来,顿时两人结合的更加紧密。她虽然知道这样下去不仅达不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还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沦为苍双的*。这时心中不禁懊悔,为什么自己不早点下手呢,现在不自觉就那么容易的接受他了。可是此刻她已经身不由己,一声呻吟,脑海中又恢复了混沌。

偏房之内结界中的战局仍然是苍双占据优势,将林欣香摆弄的神魂颠倒,浪声连连,一切的yīn谋算计都归于空想。

南斗祠堂之中已经归于沉静,外面竟然突然下起了噼里啪啦的大雨,真是不可思议,南极会下雨?

可事实就是事实,似乎有谁在哭泣,是北辰家在哭泣,凡人界的北辰家遭到了严重的袭击,奇怪的是修真界与修妖界竟然没有丝毫反应,显然这是格林厉穹他已经谋划已久的袭击。

他们并没有急着对北辰冰施展‘摄魂大法’,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

yīn雨绵绵的天气总是给人带来压抑的心理,北辰冰心理及其沉闷,原先虽然放弃了反抗,可还对外面北辰家的子弟们有着一丝期望,希望他们能够冲进祠堂救出她。

或者逃到修真界或者修妖界,增求强援。

可是都几个小时过去了,外面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小,北辰家的气息也越来越少。其他两界的北辰家人,似乎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一点动静都没有。

北辰冰彻底陷入了绝望,闭上眼睛等待着灵魂消散的那一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下来几章会很YD,不喜欢的朋友可以略过,字数不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