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文晓岚无论在那里工作,在她的内心**,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她的初恋情人郑时俊,尤其是她刚毕业在她家乡工作不顺心的一年多时间里,更是想得要命,常常回忆着两人在一起时的浪漫与**,以及那种无忧无虑的开心与甜蜜。有时想到**,便独自悄悄落泪。静处时,她总喜欢看着两人在一起时那些甜蜜的照片,自我陶醉在那曾经的幸福里。有时她用手轻轻敲打着郑时俊的脑袋,自言自语地问,你这个坏东西,现在过得怎么样?想我吗?我可是很想你的啊!我现在过得很艰难,很伤感,也很无奈,我不知道究竟该何去何从。要不然我去你那里,跟你在一起我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你还爱我吗?是不是又有了新的女朋友?你个坏东西,坏,坏,坏死了!

  在他到华盛公司的第二年,他从一同学那里听说郑时俊已经结婚了,做了当地一高官的乘龙快婿。那天,她很失落,在心灵**珍藏了多年的爱硬生生地被人夺走了,心里很难受。晚上她独自一人喝了一瓶干红葡萄酒,最后吐得**。但在醒来后她最多的还是祝福,在她心里深深地祝福她曾经的爱人幸福美满,快乐一生。她深信那句话,就是,爱过,就决不后悔!因此,她从没有感到后悔过。不过,不管她走在哪里,他俩的这段美好快乐的时光是谁也夺不走的,这是她人生中最精彩最心动的一部分。无论何时,她在报纸电视上一旦看到河南、郑州、洛阳等在她看来很**的字眼,都会在她的心灵上引起一阵阵的悸动,就会让她想起她的郑时俊,就会让她时而伤感流泪时而又甜蜜和微笑。后来,这些字眼在她的心里面变得愈发亲切,她也时常渴望见到这些词字。因此,在她**华盛公司后,不自觉地进了不少河南籍的员工。方雄心的到来,也同样缘于这样一种巧合。

  在文晓岚仔细地阅读了方雄心的简历资料和欣赏了方雄心的照片后,心里便立刻确定下来:人事部主管,就是这个人了。

  其实,连文晓岚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只看了这个男人的资料和照片,她的心里便立刻产生一种亲切和迫切想要见到的感觉,并伴随着一丝的兴奋和憧憬。她的潜意识里期待着这个人早日到来。

  在方雄心来见工之前,文晓岚文晓岚曾在心里无数次地根据这男人的资料去恣意拼合男人的形象:哦!一米七八,穿着鞋子至少也有一米八零以上了,哇!很高哦!还是那三七分的发型么,照片上可是三七分的,嗯,要是五五分可能会更具魅力,就像周润发的那个许文强。不行,不行,那不成了**了吗?上穿一件纯白色T恤衫,长袖的,今天天气稍凉,下着一条牛仔裤哇塞!帅呆了!不过,脸庞看上去挺憨厚的,哦,千万别是个傻瓜啊!要是个傻瓜,我才不喜欢呢文晓岚迷迷糊糊地臆想了很久,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尽想些这东西,一脸的似笑非笑。

  这时,秘书程小辉从外面回来,看到文晓岚拿着文件夹坐在大板桌前,一脸的妩媚,便打趣道,岚姐,看什么呢,那么高兴?其实,文晓岚在程小辉进门时就已经回过神来,只是没有收敛面部的表情。自从程小辉发现文晓岚和陈其信的关系后,文晓岚便好多事也都不再背着她,两人倒是很贴心的。听到程小辉的问话,文晓岚赶忙说,也没什么,等一会儿那个叫方雄心的人来面试,我在看他的资料。

  过了一会儿,文晓岚又拿出化装盒左看右看涂涂抹抹,又是理头发又是洒香水。那程小辉看到后,持着很暧昧的口吻说道,是不是陈总也要回来了?你都那么漂亮了还用再打扮啊,想把他迷死呀!文晓岚嗔笑道,你个死丫头,找打啊!再说了,对他还用得着我打扮么?随便拉个女的配他也就足够了。我是可怜他才继续跟他在一起。她又顿了顿,以一种很调皮而媚味十足的口气轻轻说道,那个方雄心,我看是个大帅哥,所以我得好好打扮打扮,首先得在气势上镇着他,让他从一开始就对咱们产生那种应有的尊重感。要不然,将来就不好管理了。这叫先入为主。

  程小辉这才想到刚才文晓岚一脸不自然的媚笑来,心想,不光是想镇着他吧,真要是帅哥,恐怕你还要俘虏他吧!于是,她边走过来边弯着腰,两眼含笑地目视着文晓岚的脸,打趣道,是不是有人看上大帅哥了,那可得小心呐,别上演一出中国版的普希金挥剑斩情敌而自伤其身哦!文晓岚听后,心想这女孩越发变得伶牙利齿机灵可爱了,就象我肚子里的蛔虫,我的所思所想全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好在她跟自己很贴心的,**也挺紧的,很不错的,看来也得给她加加工资了。但文晓岚还是伸手在那小女孩的小脸上拧了一把,带着几分的亲近笑骂道,你个小狐狸精,想**啊,看我哪天找个拉皮条的把你卖到妓院里去,让你天天对着各色各样的男人好好发情去!说罢,两人嘻嘻哈哈各自做事。

  在方雄心见工离去之后,两个女孩便嘻哈开了。程小辉很夸张地叫了起来,哇!真的很帅啊!太讨人喜欢了!

  其实她心里感觉到文晓岚肯定喜欢这样的男人,她两个看上去很般配的,才故意这么夸张尖叫。不想文晓岚接过那女孩的话头,戏谑道,又发癫了不是,那你就快点跟你男朋友拜拜去追他了好了,不过,人家可是结了婚的人!程小辉满不在乎地说,那有什么啊!只要开心快乐就好,谁管他结没结婚啊!就算他有三妻四妾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男人一旦遇上就会让人不忍心错过的。

  程小辉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当她第一次看到文晓岚和陈其信的暧昧关系时曾在心里鄙视过文晓岚。但随着两人相处这两年多时间,她便觉得文晓岚这样做肯定有她的道理,于是才故意这样说的。不过,她的这几句话说得文晓岚有点心花怒放,一方面,在文晓岚的心里,她一直觉得她和陈其信的这种关系有点见不得人,总是窝在心里郁闷得难受。现在连程小辉这样清纯的女孩子也说出这样的话,便也觉得心中的郁闷稍稍释然一些;另一方面,不可否认,见了那个男人,她确实心里有些激动,冥冥中有点相见恨晚之感。

  程小辉接着又撇着腔阴阳怪气地说道,不过,要是有人也看上了,那我可得舍爱成仁主动让贤了。并且,我同样会做一个坚强的布尔什维克,严守秘密,守口如瓶,即使敌人严刑拷打,我自岿然不动,大义凛然,宁死不屈程小辉继续滔滔不绝地顺口开河。

  文晓岚一听女孩又把话题引到了她身上,心里虽然欢喜,但嘴上还是毫不留情地骂道,你个死丫头,你**吧还老是含沙**影望人家身上引,想死啊你!说着,把**方雄心简历资料的文件夹丢给了程小辉说,给,拿去给陈玉沛,让她先熟悉熟悉她的老大。陈玉沛,就是人事部的助理文员。

  李秋住了一天的医院,打了两瓶点滴,脸色逐渐红润起来,最主要的是她的下部已基本消肿,至于**大肠是否撕裂成贯通伤,等将来再去检查。她不好意思让阿虹在医院守着她伺候她,因此老嚷嚷着要出院。阿虹去问了医生,说没什么的,休息两天就好了。于是晚上就出院了。

  第二天早上,方雄心提着行李去华盛报到上班。原本说好了的,阿虹在这里陪李秋几天,等李秋伤好了她再去方雄心那里。可在方雄心走了之后,那阿虹便象个无头苍蝇,满屋子乱转,坐立不安,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那李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等吃过了午饭便说道,阿虹姐,要不然,你也去方大哥那里吧!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等明天我也搬到美姐那里住,你就放心地去吧!

  阿虹想了想,李秋已经能下地走路了,伤的地方也不怎么肿了,应该没事的,说道,那好,我下午过去。方大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也不放心呢!你自己要悠着点,别再出什么乱子了。等我在那边找好了房子来叫你过去休养段时间,好吧?李秋点了点头,心说,你一分钟也离不开那男人,还那呀这呀扯了一大通,给我也玩虚的了,就说,你快去吧,去晚了方大哥被别的女人抢跑了看你怎么活?

  阿虹听了,笑着骂了句,你个小东西也敢笑话我?小心你自己吧!这世上除了方大哥没几个好男人!说着,麻利地收拾行李去了南头跟她男人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