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方是他们的军营!”杨天说到这里,用手着重的点了一下其中发一个红色大圈,开口说道:“我曾经进入过一次,里面的防守相对而言是比较言的,并且,我在里面看见了大量了装甲车类等重型武器和机械设备!”

又将手移动到了另一个位置地点,放下:“政治中心,燕京基地高层的办公大楼。.位于燕京基地的最中心,周围有着重兵把守。想要进入,恐怕有点困难。”

半个小时发时间内,杨天将所有标注红点的位置都解说了一遍,随后目光看向了在座的所有人:“各位,如果让你们制定作战反感,你们打算怎么下手!”

杨天希望听见所有人的建议,如果单单只是自己一个人,去对整个作战计划进行策划的话,恐怕一些方面会随着自己的意识感情而产生影响,从而对整个作战计划的完整姓,产生偏差,也达不到最好的效果。

“如果要我说的话……”最先开口的则是平山,用手敲击了两下桌子,沉思了一阵之后,平山开口道:“对于燕京基地方面,我们先可以采取的是大规模的搔扰。利用战斗机的机动灵活姓,以及人员的一些佯击,让燕京那边备受疲惫。正所谓敌疲我打。一段时间之后,趁着他们已经麻木和疲惫之后,我们就下达最终的攻击命令。到时候燕京基地军队的战斗力绝对会下降很多。外加上我们的出其不意,可以直接打燕京一个措手不及。”

“打燕京基地那边的一个措手不及,这一条我不反对,持肯定态度。但是对于平山说的长期搔扰,我却不看好!”听完平山说的话,木青山稍稍的皱了皱眉头,随后提出了自己反对的意见:“战争是一台吞钱的怪兽,正所谓大炮一向,黄金万两。从而要是长期和燕京基地玩消耗的话,就算是计划能够成功,但是我们的经济也会受到拖累和牵连。基地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发展,以华唐基地的情况,承受不起太长时间的战争消耗,所以对于平山的意见,我不看好。”

说到了这里,木青山稍稍的顿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按照我的看法。打,绝对还是要打的。至于怎么打,我同意青山的一句话,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就要玩闪电。战。二战的时期,德国以很短的时间内占领了波兰,将战火弥漫了整个欧洲,用的就是闪电战。我们现在有飞机的优势,我觉得,我们可以依靠这些飞机,对老大地图上标注的红点,在晚上进行打击,以最快速度,让他们彻底损失掉暂时防御和决策能力。”

“不可不可!”青山的条件一提出来,又遭到了他人的反对。此人正是李晨,摇了摇头之后开口说道:“燕京基地是一个大型幸存者基地,并且听说他们也有很强发军事实力。我们不能够否认,对方拥有防空武器,更不能否认,聚集了那么多顶尖科研人员的燕京基地,是否还有飞机和其他后手的存在。我们的机队,实力还是十分的薄弱。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到时候就算是全军覆灭都有可能,这样也就得不偿失了。”

不亏是搞情报出生的特务头子,对于某些事物的分析也头头是道,比较的全面。这一点,杨天也不敢确定,是否会有飞机的存在。但是不得不说,小心谨慎一点,对待这样发战斗,还是很有必要的。杨天的目光看向李晨,看看他还会说什么。

“我倒觉得,战争是一个长期准备的东西。从前我们对其他基地进行战争的时候,实际上对方比我们弱小了很多。就算是幽狼,当时也是苟延残喘,根本没有先前的实力。正因为这样,我们才可以放开手脚,对他们采取直接碾压的态度。但是即使我们是对幽狼,其实同样采取的是长期慢慢打压发态势。等到他真正虚弱的时候给他最后一击。所以我觉得,就算燕京基地内部再怎么严谨,防守再怎么苛刻,恐怕也会有所漏洞。派遣情报人员,乔装打扮。通过一定的方式,收买人心。同时,可以寻找到更新的情报。等到时机成熟,这些被网罗的人心就会凝结成一股力量,从内部开始破坏。这个时候,也就是华唐基地动手的好时候。”

“说来说去,还不是说起你的老本行了!”听着李晨的话,平山开口说道:“我反倒是觉得,这样恐怕也有一定的漏洞。虽然长期的运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旦中间环节和链接出现了什么意外,可能就顺着这一条线,直接崩下去了。谁也不能保证事情的发生。万一真出了这种意外情况,不单单是长期运营的情报线和计划,会付之东流。恐怕燕京基地那边,也会加强警觉。我们想要再次动手,肯能也是千难万难了!”很快,平山直觉指出了李晨计划里面的问题。

也没有错,毕竟情报这个工作,看似十分的安全,同样也都是凶险重重,一步错步步错,次次都要小心谨慎。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谁都掌控不了。

平山,青山,李晨他们三个人说的都是各有各的道理,杨天也是给予肯定的。但是既然是战争,总是要伴随着危险和消耗而行的。

“老大,你有什么想法!”一直见杨天没有说话,平山一眼就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杨天,开口说道。

“我也一时半会儿拿不定很好的主意!”杨天摇了摇头,表现出了一脸稍稍无奈的神情。

在他的内心之中,依旧是对着这里面的内容,进行着权衡与思考,并且结合三个人给出的方案,进行取精,从而获得一个更好的方案。

“从内部开始混乱,搔扰,偷袭……”杨天默默的呢喃着这些词语,似乎是在进行着什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