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三斤望着眼前的空气陷入了困惑之中。刚刚还在的人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走了几步环顾四周,什么人都没有。可是,就算兰秋阿姨离开得匆忙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消失了呀!

安凉城见梦三斤愣在原地不动以为是她知道自己错了无话可说便上前说道,“你啊,就是因为有这种坏习惯才会被别人误会的。”

梦三斤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只是疑惑沈兰秋是如何快速消失的。

半夜噩梦如期而至。梦三斤再次被吓醒,同时室友们也被她的惨叫声吵醒了。

单雅无奈的坐起身来迷迷糊糊的看着梦三斤,第九天了,她连续做噩梦已经第九天了。“三斤,你白天到底在想什么啊。”

梦三斤无法回答,跪着站起身子,羞愧的向大家道歉。她也不想的,可一睡着就入梦,根本无法控制。

秦洽洽没好气的嚷道,“有病就要去看医生,别在这里妨碍我们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呢。”实在令人光火,要不是家里人一直拦着她早把梦三斤赶出去了。

尹欣很清醒,她知道梦三斤什么会叫出来,整晚上她都开着手机的录音功能,这会儿她拿着手机回放。梦三斤歇斯底里的叫声从手机里传出来平添了几分惊悚的味道。

秦洽洽抱着被子嚷道,“尹欣,你放的是什么呀,这么恐怖。”

“是梦三斤的叫声啊。”尹欣摇摇手机,心想有了这录音学长总该相信了吧,随即发了出去。

梦三斤听了录音里的叫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抱着被子拜托道,“尹欣,把录音删了吧。”

尹欣却装作没听见,倒头睡下。

寝室重归宁静。梦三斤呆坐在黑暗中内心闪过一阵不安,要是这声音传了出去大家一定会以为自己有病的。万一被范以农知道他一定会追根究底,到时候秘密岂不是守不住了?她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摸着黑爬下床,又摸着黑爬上了尹欣的床。

“哎呀,你干嘛!”尹欣被吓了一跳。

黑暗里,梦三斤的双手在尹欣枕头边胡乱摸着,嘴里念叨着,“快把手机交出来——手机呢?”

“梦三斤你疯够了没啊。这是我的床。”黑暗里尹欣竭力将梦三斤推开。

“我叫你把手机交出来啊!”梦三斤发起狠来,怒吼了一声。

“你抢我手机干嘛。”尹欣也不肯退让猛推了她一把。“砰”的一声,随即就安静了。

尹欣坐在床上喘着气儿,忽然意识到梦三斤不见了,惊慌的大叫了一声,忙按下墙上的开关,探出身去,只见梦三斤躺在地上,顿时倒吸了口气,吓得不能言语。

白炽灯亮起,刺得人一时睁不开眼睛。秦洽洽恼火得坐起身来吼道,“你们有完没完啊。”同样坐起身来的单雅摸摸脑袋睁开眼睛看见梦三斤倒在地上顿时醒了过来。原来刚才的响动是她发出来的——心急慌忙的下来,“三斤——你怎么样啊?”

秦洽洽这才注意到梦三斤倒在地上,起身看见尹欣一脸煞白,“该不会是你推她下去的吧!”

尹欣害怕的摇摇头,她只是这么一推,怎么知道会把梦三斤推下去呢。

单雅见梦三斤不省人事忙叫道,“三斤,三斤,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没有反应,秦洽洽也有些着急了忙道,“该不会是脑袋着地了吧——上帝,快打电话!”说着从床上下来,又瞪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尹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帮忙呀。”

尹欣一时失了魂,自顾自抱头痛哭起来。

救护车开进了校园,一阵闹哄哄的把原本安睡的校园弄得鸡飞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