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澜不大记得是什么时候知道有个姐姐的了。

从小,她是一个人在谢家长大的。冉芬很疼她,从小就是要什么就给什么,到她上了幼儿园,更是吃的穿的用的,全部都是班上最好的。

谢智成也很疼爱这个孙女,谢智成不满意儿子的不思进取,在谢澜还很小的时候,就早早把一颗心放在了她身上。两位长辈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告诉她,她是高贵的谢家大小姐,是谢家第三代唯一的继承人,所以她应该得到一切最好的,但也要为了这份最好,而且努力。

努力的学习,努力的漂亮,努力的接触上流社会的人,努力的学习管理公司的事情。

谢澜一直成绩非常好,高考的时候更是考了一个非常高的分数。谢智成和冉芬商量后,一致决定让谢澜学管理,谢澜知道,他们都是做好了将来由她来继承谢氏的准备的。

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谢智成居然大手笔的把谢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划给了她。当时她和冉芬母女俩简直都吓住了,别看只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根据谢氏内部的估价,谢氏百分之一的股份就价值三千万,何况这百分之十五了。

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代表着谢智成对她的认可,代表着谢家未来接班人的地位,更代表着谢氏所有员工,未来要效忠谁的风向标。

她一直是天之骄女,一直被所有人追捧,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当有一天谢漪回来的时候,她那些朋友当着她的面给她的嘲讽。

每个人都有圈子,谢澜的圈子里自然都是有钱人。

谢家虽然有钱,但s市有和谢家差不多的人家,更有从政的让谢家惹不了的人家。因为忽然冒出来的一个姐姐,得到了爸爸的支撑,得到了爷爷默认的保护,她这个原本谢家的准继承人,在外面却要被嘲讽。

不是谢家大小姐。

说不定继承不了谢家。

就算能继承谢氏,那也是原本的大小姐不肯要的。

她心底燃烧了熊熊的火焰,她恨那个和她一样姓谢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害她从小就失去了父爱,那个女孩子害她被朋友们奚落,那个女孩子害的爷爷和妈妈生气。甚至很多时候,谢澜的心里都已经产生了非常罪恶的念头,她甚至希望,那个女孩子死了残了,永远也回不了家。

可她还是回来了。

她一回来,就彻底的夺走了爸爸,她被爸爸训斥,妈妈被侮辱,爷爷气得话都不愿意说。不仅如此,她还利用不光彩的手段,彻底的夺了谢氏,把爷爷妈妈和自己,赶出了谢家大宅。

谢澜觉得很绝望,她吵架吵不过她,打架从来没试过,她也不敢。她只能想着找人去教训她,可是却全部被冉芬拦了下来。

起初她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拦住她,后来她才知道,妈妈这是一步一步,想要重新回到谢家,帮她夺回谢氏。她好像从那时候开始就忽然稳重了,虽然还很容易被激怒,可是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而不是和从前一样,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谢家大小姐。

她们重新回到了谢家大宅,她去了谢氏上班,甚至拉拢了王沛王叔叔,一切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可是她没有想到,妈妈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要谢漪的命。

要人命,是犯法的。

虽然妈妈因为这罪恶的想法付出了代价,没有伤害到谢漪,反而害得自己住了院。那时候在医院,她第一次和妈妈有了共同的想法,都是谢漪害得她们到今天这一步的,只要把谢漪杀了,那就一切都好了。

她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计策。

可是却被一连串的消息打乱了,打的措手不及。

原来,她之所以能成为谢家的小姐,是她的妈妈,趁着爸爸喝醉的时候,爬了床。

而她妈妈之所以能成功爬床,是因为她妈妈杀了谢漪的妈妈。不仅如此,爸爸的双腿,也是妈妈做的。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她根本就不是谢家的女儿。

她是一个孽种。

当谢漪不仅不怪她,反而去安慰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十分的肮脏。不仅不配留在谢家,她连和谢家人说话都不配。

妈妈鸠占鹊巢了二十多年,而自己又何尝不一样,还怪爸爸不疼她,爸爸本来就不该疼她。

这么多年,她恨冉芬,更恨自己。

冉芬被判刑,她没有去看。

冉芬一直服劳役,她没有去探望。

她结婚,没有告诉冉芬。

有孩子,没有告诉冉芬。

后来选择离婚,她仍然没有告诉冉芬。

后来她去看了冉芬。

那个记忆中漂亮优雅的人,已经被折磨的不像样子了。

她第一次对着冉芬哭了,冉芬再坏,再做尽恶事,可是这么多年,却是真心疼爱她这个女儿的。

是她自己着了相,迷了眼,生生的让最亲的人受了两重的折磨。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冉芬在高兴过后,居然就是责怪。责怪她没有救她,没有为了救她把谢氏的股份卖掉,自己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却不管亲生妈妈的死活。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冉芬,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像冉芬这样的人,原来过去再多年,也是不会后悔的。

她忽然就彻底的放开了。

她早年离开了谢家,带着一箱子的行李,一张有八万存款的□□。没有选择退学,她仍然继续读书,不仅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还考上了研究生。

中途谢家人又找过她,可是她都躲开了,她觉得她没有脸见谢家的人。尤其是她半工半读的时候,谢漪多次打电话要给她帮助,都被她拒绝了。

她欠谢家的是几辈子都还不了的,她不能再继续欠下去了,不然就算是死,她也安心不了。

研究生毕业后她去了首都,以高学历高能力,很快就在首都一家大公司站稳了脚。

她拼了命的工作,拼了命的赚钱。

可是当初从谢家要来的卡号,早就变成了空号,她积攒了几十年的储蓄,根本就打不进去。

没有办法,她把所有的钱都捐赠了。

虽然这一点,引来了丈夫和婆婆的不解和气愤,可她宁愿选择了离婚,也不愿意把那钱留着。

那是她欠谢家的,谢家不要,她就把钱捐出去。

后来她单身,一个人带着孩子,靠着自己的双手,过得并不差。

直到孩子考上了s市的大学,她才回s市看了一回。

那时候谢毅生已经老的快不认识人了,不过离了很远,却还是认出了她。但她却没有上前,而是选择了匆匆离去。

她想她和冉芬一样,都是极为自私自利的人,只能看得到自己,看不到别人。只会给自己找借口,永远不会体谅别人。

直到谢毅生病危,谢漪一家三口来首都把她架回s市的时候,她才明白这一点。

谢毅生虽然看起来没有疼爱过她,可是这么多年却一直记挂着她,就是临死前,也要把自己找去,告诉自己,他从来没有怪过她。

她没有错。

她一直都是他谢毅生的小女儿。

她在谢毅生的葬礼上嚎啕大哭,怎么忍都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