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融的这一声暴喝,让苏殿生微微错愕,就连焦可薇一直对他使眼色他也没有察觉,好不容易她才将苏殿生给带走,却未曾想到肖融再次惹麻烦上身。

肖融自然明白焦可薇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如果让对方因为自己而做她不想要做的事情,肖融就觉得心里难受了。尤其是看到苏殿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和焦可薇亲密,肖融心头更是一阵郁闷。

周围的人哗然,没有想到肖融这小子胆子还真大,竟然敢跟s市四少交手,有的看着肖融,眼里抹过了一丝可怜,而有的人则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

但肖融并不在意,一双眼睛只是直愣愣地盯着苏殿生。

“有意思!”梁志民的眼前一亮,他却是第一次看肖融觉得顺眼。如果肖融能够打苏殿生的脸的话,那么梁志民脸面上反而是过得去的。

苏殿生却是气急,一张脸蛋都成了猪肝色。他好说好歹也打算是放过肖融了,没有想到这小子不识趣,还想要来找自己的麻烦。这是在找死!

焦可薇想要拉住苏殿生,嘴上说着:“苏少爷,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不懂事!”但是苏殿生没有理睬焦可薇的阻挡。

一开始他还能够当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但现在肖融已经公然挑衅他的尊严了,他不能够忽略。作为s市四少的苏殿生,平常要什么女人没有,相比起颜面来说,女人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混小子,你说的是谁呢?”苏殿生还自以为优雅地摇了摇手上的扇子,鼻孔高过天,俯瞰着肖融。

明明就是对方先招惹的自己,现在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真是拽上了啊。

肖融眼里关于这些世家争斗的概念并不是很强烈,对于他来说,什么s市四少,不过也就是那么一副模样,他最终还是把梁志民打得找不到牙。现在这苏殿生,也是如此。

融合了至尊圣印之后,肖融的骨子里有着一股傲气,他有必要,为了自己的尊严去争斗。

焦可薇对肖融眨眨眼睛,示意他跟苏殿生道歉,这样的话才能够避免接下来的麻烦。可是肖融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是属于男人的坚持,他不能够去做,不然就容易失去自我。

肖融和苏殿生的目光相对,似乎要摩擦出火花来。

一旁的夏雨荷脸上抹过了担心,正想要拉着肖融离开,但肖融稳若磐石,根本就拽不动。

“我倒想要领教一下苏少爷的高招。”肖融说道。

肖融的性子倒是倔强,两大美人尽管都一起出手,却是没有人能够拉得动肖融,肖融一双眼睛挑衅似的望向了苏殿生。

平常的肖融或许吊儿郎当的,但是这一刻的肖融,身材健硕,面色冷峻,再加上一身笔挺西装,吸引住了一干少女的眼光。

不过苏殿生看向肖融的眼里充满了不屑。苏殿生这人自视一向甚高,虽然平常和梁志民等人往来,但在他的骨子里总是认为他比其他三人要优秀。梁志民一直压在他的头上却是让他觉得有些不爽!

现在如果能够让肖融难堪的话,就能够给梁志民难堪。

他看向肖融,骨子里的傲气让他对肖融心生不屑:“来到贵族云集的地方参加派对,就你这种小瘪三能吗?你懂得什么是高雅,懂得什么是品味?”

他句子词语之间充满了对肖融的不屑,在他的眼里,肖融不过是一个市井小民,又怎么懂得属于上层人士的高雅。

“红酒你懂得怎么品吗?鱼子酱你懂得怎么吃吗?吃牛扒你会用刀叉吗?”苏殿生的话如同针,一点点地刺向了肖融的心。

要说以前,肖融听到这样的讽刺,却只能够哑口无言,唯一的反抗或许就是他的拳脚。但现在的他,不仅仅代表着他自己,还代表着夏家,如果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殴打苏殿生的话,苏殿生的那些护卫也不是摆着玩的,而且动手之后自己就是明面上和整个苏家为敌,再加上其他三家以及其他人的暗地里下手,夏家只会衰败得更快。

肖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冲动。

自从融合了至尊圣印之后,他身上的力量就已经是有了一个大突破,但至尊圣印的奇妙之处并不止于只有力量的提升,自从那把神秘的钥匙融进了体内之后,有很多千奇百怪的知识一下子就涌进了他的脑海中。虽然肖融没有消化完毕,但是以至尊圣印中华上下传统几千年而获取得来的知识,又岂是小小一个苏殿生就可以比拟的。

肖融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却也不说话,他觉得和苏殿生这种人说话知识浪费口舌,还不如直接用行动堵住他的嘴!

肖融那一双在市井中摸索过无数俗不可耐物品的手,就这样轻盈而又小心地捏住了酒杯的把,他轻轻地拿起了酒杯,在嘴唇上抿了一口,动作尽管有些生涩,却是没有出现一丝差错。他闭上了眼睛,似乎沉醉在美酒的海洋中,轻声赞扬:“真是好酒!清雅细腻,纯正不青涩,入口即滑入喉中,有余香,人生能得饮此酒,当真是三生有幸!”

肖融一副品酒专业户的模样,其实他哪里懂什么品酒。只是做做样子他还是会的。

苏殿生的目光中喷出火焰,虽然说是他自己的臆想认为,但肖融总是在打他的脸,让他的心情极为不好。

“你真的懂得喝酒?”苏殿生的眼里闪过了一丝讽刺。

“我说苏少爷,不带你这样的,难道品酒这种事情就只有你们有钱人家做得来,我们就不能够吗?你想一下那些酿酒的人又有多少个有钱人?喝酒或许是有钱人的把戏,但品酒就不一定,这或许是一种天赋来着。有多少有钱人糟蹋了美酒,而又有多少个穷人最终成为了品酒师。”肖融说道,怪声怪气地看着苏殿生,“苏少爷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有说你呢!”

肖融不说最后一句话还好,当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好像将影射的结果给完全展露了出来,周围的人也不是笨蛋,早就听出来了,有的想要笑,可明白苏殿生是他们招惹不起的主,于是乎他们只有捂着脸,那叫一个憋屈!

苏殿生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这个肖融比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可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是骑虎难下了。

“会喝酒,不一定能够做别的。”苏殿生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但肖融面对着这种刁难,依旧是轻松地完成了。

今天的肖融,已经不是平日的肖融。

以前为了能够很好的活着,肖融可以做很多不要脸的事情,因为老头子跟他说过生活不容易,只有活下去才是王道。

只是融合了至尊圣印的肖融,整伴随着能力的提升自尊心也是强了许多,他不可能再退缩。

他一双目光看向了苏殿生。

“很好!”梁志民心头暗喜,这小子倒是没有让他失望,以前还对这小子很厌恶,但在这一刻见到他用行动打了苏殿生的脸,看着苏殿生那一张脸变成了黑色,梁志民暗中竖起了大拇指。

s市四少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殿生自然不可能动粗,他只有甩了甩衣袖,冷哼着离开了。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看着肖融的眼神中充满了惊奇。他们没有想到苏殿生也会被人给气走。

肖融却是没有一点骄傲自得,他走向了焦可薇:“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好自为之啦。”焦可薇没好气地说道。这小子总是喜欢到处惹麻烦,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不过见到他安好无损,焦可薇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一切,就显得平淡而自然,肖融和夏雨荷到处应酬着,夏雨荷看着肖融,这个男人在很多时候总是能够带给她不同的惊喜,和肖融待在一块,她不用担心别人会伤害她。因为她相信肖融会保护她。

两人有说有笑的,如同一对璧人。

焦可薇看着在派对中的两人,她的心里闪过了一丝不舒服,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

夏天的眼袋已经很明显,这些天来没日没夜地奋战,让他心力交瘁。但夏家的股市总算是稳定了下来,接下来他也应该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边手下突然来报道肖融和苏殿生争斗的事情,夏天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好小子!真是给我长脸!”

这些天来,夏家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而肖融的这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了苏殿生的脸上,也是给他夏家长脸。

……

派对依旧在进行着,有些人因为对苏家和苏殿生积威的恐惧,所以离肖融远远的。而有的人则是因为肖融对苏殿生进行打脸而感到敬佩,从而想要来和肖融结交。还有些女人因为肖融的魅力而折服,不停地对着肖融抛媚眼。

“要hold住!”肖融一直提醒着自己,一边注意着一旁的夏雨荷的脸色。

夏雨荷觉得这些狐媚子真不要脸,但见到肖融无动于衷,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

更新超快,com域名被墙,更换.cc域名,请大家牢记,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