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307我了,这才是结局307我了,这才是结局奴家真的了,这两天被我们处长操练的不知东南西北了,所以昨晚脑袋一热就把大结局三字儿给打上去了,今儿一进去才,竟然连完本感言都发了,咳咳……其实还有一章的。。。原谅我的NC吧,半夏对不起你们。此时的段兴言已有36岁,较之八年前,岁月仿佛没有在他身上落下多少痕迹,除了愈发成熟的气度,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魅力。凌点一呆在司南珏怀里皱着小眉头咬唇看着爹地,满脸纠结。见段兴言似笑非笑的向看,纵使一向有些天然呆的小家伙也会儿也该选谁了,当即在司南珏怀里张开双手,用糯糯的声音小声喊到,“妈咪,抱抱……”司南珏和段兴言脸上的表情同时僵了僵。“看吧,还是妈近啊”凌霄下巴一抬,伸手就要去抱孩子,却被段兴言半路截住了,直接把孩子从半空顺了。“腰疼。”凌霄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这下轮到凌空吃吃笑了起来,而司南珏转过头去,当做都没听到。“你还笑,瞧瞧你你这阵子办的都是事?”凌霄狠狠瞪了凌空一眼,“赶紧把舵主放下,他那时候伤了腰你忘了,非得让它到老了再伤一次是吧”凌空立马嬉皮笑脸的告饶,“诶,你今儿这是吃炸药了?”“你才吃炸药了,你们全家都吃炸药了”段兴言笑着把孩子放下把她搂进怀里,像哄孩子似的拍了拍她的背,“好好,我们吃了。”“还有你,天天给他灌输的思想?小时候那么纯洁的一个娃娃就让你们给教的学会糟蹋广大良家妇女了,我告诉你,要是哪天让我他弄大了谁的肚子,你们俩个都别想推卸责任”“好好好,我骂他,你坐下别生气。”段兴言一边给她揉腰一边给凌空打了个眼色,后者陪着笑说了两句好话一溜烟上了楼,径直进了段兴言的书房。而段兴言则又陪了她一会儿,跟司南珏点了点头这才走上楼去,想来是要好好和凌空谈谈了。管家把水果端上来后便占到了一边,凌霄靠在沙发上根司南珏不紧不慢的谈论着这一次的合作,凌霄忽然像想起了似的往外看了看,很是惊奇,“今天没见叶凝沙追着你?”司南珏一听到这个名字,脸上就僵了僵。凌霄一下子明白了,想来他又使了坏点子把人引开了。“都这么多年了,我看着她挺好的,反正你现在也没结婚,不想着在一起试试?”司南珏但笑不语的看着她,凌霄都觉得这句话说得太不负责任了,忙轻咳了一声掩饰。“放心,少爷我才28,正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年纪,又不像段腹黑年纪一大把没人要了……”“谁说我们家段段老了。”凌霄皱着鼻子小声反驳。司南珏看似欢乐的大笑起来,一边揉了揉她的头发,话题快速一转,“放心吧,凌空是咱们一块看着长大的,不会走上歪路,虽然这一阵子纨绔了点儿,但是你也得想想,你现在不让他经历这些,到时候杨康把IBDC给他了社会上多少诱惑,那个时候再想着锻炼可就晚了。”“可是也不待他这样的吧,你十五六岁的时候也没他玩得很吧?无不少字”司南珏的老脸顿时红了一下。这边段兴言和凌空上了楼便从另一面又进了跆拳道场,刚十几分钟凌空便被自家姐夫摔得站不起来了,凌点一站在场外睁着大眼睛一丝不苟的数自家小舅舅被过肩摔了多少回,没摔一次便努力鼓掌,叫声爹地好棒,段兴言顿时圆满了,于是更加卖力。“姐夫,够了……”“哪儿了?”段兴言慢条斯理的擦擦手,眼中平静如初,却给人极大的压力。凌空点点头,艰难的撑起的身子,在段兴言面前却是不敢再贫气一句。“你说。”“我,最近有点儿过头了,让担心了……”他擦了擦嘴角的血,像小时候犯了被凌霄罚站一样,低头站在那儿,语气坚决,“以后不会了。”段兴言默默看了他几秒,稍稍叹了口气,“你干爸的IBDC从你七岁就说是要给你的,而且以后也不会变,点点你也看到了,他既然更喜欢学钢琴我和你也不想逼他,所以加上苍穹和我手底下这一摊子……不是你恨铁不成钢,当初我让你这么早就经历这些历练到底是为的?”凌空慢慢咬住的下唇,双目垂着,不敢多说一句。“你最近的课程我看过了,成绩只能说马马虎虎,私人家教我会重新再给你找一批,另外,德国特种兵训练营我已经给你报名了,一个月以后你收拾好,这一个月里记得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全处理清。”最后几个音,已经接近凌厉。凌空攥紧拳头,最后默默点了点头。“那好,洗个澡去处理一下,别让凌霄看见你嘴上的伤,省的她又担心。”段兴言说完便拉起孩子走出了训练场,虽刚刚打过一架,可是此时衣服上依旧纤尘不染,浑身连一滴汗都没有落下。“爹地好棒”凌点一鼓掌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段兴言的眉眼霎时柔和起来,“点点今天学了?”“学了贝多芬的《月光》,爹地要听吗?”无错不跳字。小孩儿呆呆的抬起头,极其严肃的小脸上终于有了一抹笑。“好,晚饭过后爹地验收。”他拍了拍孩子的肩头,忽而抬头温柔的笑了起来。“了?司南珏呢?”凌霄越过他往后看,却没看到凌空的身影,不由有些疑惑,“我来叫你们吃饭,刚才叶凝沙杀把司南珏吓跑了,彬彬呢?”“洗澡去了,走吧,我们吃饭去。”他轻轻搂过的妻子,一手拉着,慢慢向餐厅走去,眸子里的宠溺与满足几近透出眼底。尘埃落定,这便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