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江文抬起手中冰晶星辰的时候,曹无双就明白,他的好运到头。

一力降十会!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用之功罢了!

就像星月界流传的,一位淬星期,始终杀不了一位铸星期!

因为两人间的差距,就像天堑一般,不可跨越。

忽然间他眼神飘忽,想起了当初斩杀的铸星期一星月,忍不住发笑,那个家伙,好像就是葬送在这里的。

他还记得,那人历经了天劫,气息不稳,境界不稳,就想抢夺七彩雪碧莲,结果,被他们所击毙。

当时,那个家伙,自知必死,爆炸星辰,在这个地方,爆炸出了不知多大的深坑,如今,却已恢复了原状。

望了一眼徐风吹过的沙海,他自言自语道:

“当初这片沙漠,葬送了一位铸星期强者。此时,是否会葬送一位在未来傲笑风云的强者呢?”

“其实你可以独自逃走的。”站出一步,徐莲搂着曹无双的腰肢,轻声说道。

淡然一笑,曹无双眼神忽然明亮了起来,声音由低沉到慷慨激昂:

“这里有我的兄弟!有我的朋友!有爱我的人!有为我甘愿赴死的兄弟朋友爱人!我!曹无双,就算是流尽最后一滴血,战尽最后一口气,也绝不会抛弃任何一位兄弟!”

轻轻解开了徐莲环抱的手,曹无双举起血神魔枪,目光炯炯眼神,看着身后的兄弟、朋友、手下们,高声道:

“我们是狼,我们是虎,我们凶狠,我们残暴,但是!我们从不抛弃任何一位兄弟!”

“嗷呜!!!吼!!!”

一声声狼吼和虎吼,从每一名沙盗喉咙内吼了出来,所有人,泪水布满了眼睛,嘴里发出最嘹亮,最整齐的大吼:

“我们是狼,我们是虎,我们凶狠,我们残暴,但是我们从不抛弃任何一位兄弟!因为我们是沙海里,最团结的虎狼沙盗!!”

深吸了一口气,江文目光闪烁着寒芒,冷声道:

“死!”

“江文,你难道不想夺取他身上的秘密吗?”眼看着江文准备下狠手,一旁忍不住的男子,连忙出声劝阻道。

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江文淡淡道:

“苏于,你认为,他这种人物,会屈服吗?”

一句话,就将苏于堵得语塞。

“冰晶星辰,天降冰界!”

声如洪钟,江文挥动冰晶星辰,投掷而下,刹时间,冰晶星辰猛然幻化成一颗庞大无比的星辰,覆盖着数百里的地方,漆黑一暗。

“下雪了!我会死吗?”

眼神迷离,蒙面女子抬起双手,捧着落下的雪花,忽然莞尔一笑,“其实死了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起码,结识了这么多有趣的家伙!”

“杀!!!”

一声声激昂的大吼声,二千多名虎狼沙盗,在妻儿、父母的哭泣声之中,毫无畏惧,飞冲而起,直面面对着庞大无比的冰晶星辰!!

一道道光芒直冲在天空上,二千多人,咆哮嘶吼,如飞蛾扑火一般,飞速激射向冰晶星辰!

为得就是减弱星辰的威力,让他们的寨主,活下来!!

垂着首,曹无双听着回响在耳畔的嘶吼声,霍然抬起头,双目迸裂出无数道血丝,冲着冰晶星辰,仰天长啸道:

“想动我兄弟,就先动我曹无双!!!!”

眼神凶狠,残暴,曹无双陡然手臂一抬,扑落的二千多名沙盗,纷纷不可控制飞落在地。

“嫣然,听到了吗!听到我心中的渴望吗?听到我渴求的守护吗?”

胸腔内咆哮连连,曹无双眼神执着,望着冰晶星辰,咆哮道:“嫣然,感受到了吗?这就是人类的情感!这就是兄弟的情义!那是炽烈到比熔浆,还滚热的东西!”

冥冥之中,这种灵魂波动,传荡在重重位面,重重空间,传递在了正静修的冷嫣然身体上。

捂着胸口,感受躁动的心灵,冷嫣然眼神流露着复杂的神色,掐着法诀,交汇着七彩的光芒,以灵魂状态,穿越重重位面和空间,降临在了曹无双的灵魂空间之内。

“觉醒图腾!!!!”

额头爆发出七彩光芒,曹无双一头乌黑长发,无风自动,凌空飞起。

在众人仰望的眼神之中,他手里凝聚出一尊权杖,头上加冕着七彩皇冠,如威严的帝君一般,眼神不怒自威。

他抬着头,看着寒气如潮水一般,无穷无尽的冰晶星辰,忽然缓缓抬起了权杖,指着冰晶星辰,低沉有力道:

“任何违逆大命主宗旨的人,必将沦为罪人!任何试图挑衅大命主权威的神明,必将陨落!汝,被判有罪!执行死刑!”

天空在此刻,仿佛静止了一般,万物万灵,失去了思考,失去了记忆,只记得天地间至公至正的审判!

风,轻轻吹拂而过,冰晶星辰好似沙子堆积而成一般,随风而逝。

“怎…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存在?”口中喷吐出了鲜血,江飞脸色煞白一片,全身不住瑟瑟发抖,霍然惨叫了一声,直直从天空坠落而下。

星辰灭,人亡之!

“跑!!!”

眼神极度颤抖,苏羽突然身上青光一盛,如火箭一般,狂飚而出。

“想逃,没门!”

眼神一冷,曹无双连连挥动权杖,牵引出一道道水桶粗的虚空神雷,劈砍打下,直接将其打爆成一团血雾。

尖声惊叫,女子眼见两人被杀,立马就想爆炸出星辰,来个同归于尽。

“死来!!!”

他权杖挥动,所过之处,虚空神雷爆炸而出,直接就灭杀了众人。

“不好!”

就在他刚击杀掉众人的时候,权杖、皇冠,齐齐崩碎,旋即双手赫然迅速萎缩下来,仿佛百岁老人一般,枯老干瘪。

“吞噬!!”

勉强抬起枯老的手臂,曹无双转瞬间老态龙钟,全身散发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

一大团血雾,在他的操控之中,凝聚成一枚血丹,飞落进他的嘴中。

轰!!

一吞噬下这颗血丹,他浑浊无神的双眼,闪过一缕精光,全身冒腾出一缕缕热气。

“徐直,主公我先行一步了。”

曹无双身躯一动,就一下子化为一道七彩光芒,激射而走。

张大着嘴巴,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徐直怔怔的还未缓过神来,就只听见曹无双离去的声音,忍不住轻摇了摇头,望着劫后余生的众人,禁不住大吼道:

“发什么愣呢。赶快去新家,举办宴会,欢庆此次大盛!!”

“军师威武!!!”

一声声兴奋的咆哮声,响彻着云霄之间,久久不息。

飞掠在苍茫沙漠,曹无双放眼看去,一处迷雾缭绕,海市蜃楼接连耸立而起的地方,正是地图上标注的地点。

一头扎进了进去,他漫步在沙漠上,连连称奇,不想这海市蜃楼,竟然能蒙骗住他的眼睛,只是在他的灵魂意念扫射下,虚妄破碎,化为真实。

漫步在海市蜃楼里,他好像置身在另一个时空一般,无数人在他身边,吆喝叫卖,讨价还价,一副热闹街市的场景。

“让开!让开!!”

一声急促的大喝声,一辆横冲直撞的马车,迎面向着曹无双冲来。

“给我停下!”

抬掌拍下这头马儿的头颅,但是他的手,直直从马的头颅穿透而过,旋即整辆猛冲的马车,从他的身躯,直直穿透而过。

苦笑的摇了摇头,他在不知不觉,竟然以为是真实的场景,看来这海市蜃楼记载的时光回溯,太过真实,连他在不经意都中了招。

如同一个局外人,他漫步在热闹的街道上,感受着尸骨位面以前的历史文化,不禁心神安定,竟然盘膝坐在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无数吵杂的声响,闯进了他的耳朵内,但是他心神归一,不为所动,仿佛如坐定的老僧一般,安定祥和。

丹田处旋转的血丹,挥发出浓厚的能量,滋补着他衰落的脾脏,还有一部分,凝聚出一缕缕细丝,游离进灵魂空间,融入了淡薄透明的冷嫣然灵魂内。

此时,两人在这种世俗的氛围内,沉寂下来,心神感悟着岁月的变迁,时光的流转,人世的冷暖。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海市蜃楼的异象,连连变换,仿佛让人体会到了一把穿越时空的感觉一般。

尘俗的变迁,战乱的血腥,繁华的盛景,衰落的没落,民不聊生的饥苦。

这种种天地大势,天地变换,弹指间,飞烟灰灭,转瞬而逝,留下的只是虚无的记忆。

随着他的感悟加深,他体内的血丹高速旋转起来,激射出一道道血色光芒,蕴含着澎湃的能量,打入了他和冷嫣然的体内。

有着这些能量的注入,他身体内衰败、枯竭的生命,如雨后的春笋,焕发出新生的生机。

“岁月如梭,光阴流转,繁华盛景,终是人去楼空!”

轻轻睁开沧桑的眼眸,他轻声道了一句,只感觉脑海内的灵魂烙印,爆发出阵阵颤抖,一瞬间,他的灵魂,血肉,境界,耐心,都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畅快的长呼了一口气,他感受出全身的细胞,仿佛在欢腾雀跃,欣欣向荣。

这一场感悟,可谓是胜过了百年的修行和参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