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终章(下)

天边露出一线曙光时,老楼里,乔木正为叶欢整理衣装,今天的叶欢打扮很帅气,白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头发刻意抹过啫喱,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今天看起来多了几分英武成熟,此时看叶欢,这副皮相倒也不枉四位绝色女人被他深深吸引。

乔木细心为叶欢打着领带,神情有些幽怨。

“乔木,我一直没懂,这到底怎么回事?要我和柳眉高胜男办婚宴是你的主意?”

乔木点头,淡淡道:“在我们中国,爱情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的事,你平日没心没肺,自然没想太深,你却不知道,柳眉和胜男在家里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这场婚宴只当是帮她们完全卸下来自家庭的压力吧。”

叶欢苦笑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们和我办了这场假婚宴,将来怎么嫁人?”

乔木白他一眼,道:“你觉得她们这辈子除了你,还会嫁给别人吗?她们的心都在你身上,哪怕你身边女人众多都认了,既然昭告亲朋办婚宴,她们便不打算给自己留退路了,这也是柳眉和胜男间接向你表明心迹,你呀,害人真不浅……”

叶欢心中没来由的有些难受:“乔木,你……”

乔木似是知道他要说什么,笑着摇头:“别管我,这件事总得有人退一步,否则你若因我而负了她们,可就毁了三个女人的一生,你这一生做人做事有情有义,我怎能让你有始无终?”

叶欢垂头讷讷道:“乔木,是我对不起你,当初我和她们……”

乔木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什么都别说,我知道你和她们之间的事,她们都是脱俗的女子,不为钱财不为名利,对你的感情是干净纯洁的,正因为如此,你才应该好好珍惜,更何况她们每个人都和你有过一段至死难忘的经历,为了你她们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这样的女人,你怎能负她们?”

“乔木,你难道不怪我?”

乔木笑道:“我怎能怪你?世上的事情都要分两面看待的,你若因我而抛弃她们,对我而言固然情深专一,可从另一面看,你若抛弃了这三个情深义重的女人,何尝不是心性寡薄,忘恩负义之辈?我南乔木怎敢跟一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共度一生?”

乔木的一番话终于令叶欢心头强烈的愧疚消退少许,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乔木的宽宏胸襟,乔木的妥协退让,这些让叶欢铭记于心,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间实在太了解了,看到乔木宽宏的表情下隐藏着几分挥之不去的幽怨,叶欢心中的感激和愧疚愈发浓重。

“乔木,这一生……”

“这一生我们会幸福的。”乔木笑着打断了他。

叶欢只好也挤出一个笑脸。

“叶欢,你过来……”乔木招手,叶欢上前两步在她身前站定。

乔木温柔的抚摸着他健壮的胸膛,痴痴的看着面前这张仿佛已刻入了骨子里的熟悉面庞,不知过了多久,乔木嫣然一笑,接着却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肩膀。

叶欢还没反应过来,便忽然感到肩膀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扭头看去,原来乔木正死死的咬着他肩膀上的肌肉,咬得很用力。

叶欢捏紧了拳头,生生忍住,一声未吭。

不管如何宽宏包容,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

乔木终究舍不得咬疼他,没过多久便松了口,叶欢肩膀的衣料上多了一团水渍……

再看乔木,她已背过身去,轻快的笑道:“准备出门吧,还有两个大麻烦等着你解决呢,记住了,婚宴是婚宴,其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你可要拿捏清楚……我,在家等着你。”

叶欢走出老楼时,天色已渐渐亮了,他长长叹了口气。

乔木没说错,今天还有两个大麻烦等着他呢。

两家在同一天嫁女,时间就定在今天的中午,而新郎,却只有他一个。

二女同嫁一夫,如果不想让两位老丈人知道真相后拎着菜刀来砍他,今天的婚宴就必须办得天衣无缝的同时还得热热闹闹,不让两家人起疑心。

想想都觉得头大。

走出老楼的巷子,巷口处赫然站着一排穿着便装神情剽悍的大汉,赫然竟是蓝剑大队的十几名战友。

叶欢由衷的笑了起来。

何平这家伙果然够意思,嘴上骂着叶欢道德败坏,却也十分的护犊子,叶欢有难,他不能不帮,终于还是派了十几个战友出来。

为首的正是在军营时曾经同一个宿舍的豺狼,只见豺狼笑嘻嘻的朝他敬了一个很不严肃的军礼,然后挤眉弄眼笑道:“刚接到队长命令时我们以为要出发歼灭恐怖分子呢,原来却是帮你对付老丈人,行啊兄弟,出军营不到一年思想境界高了很多,这都达到大义灭亲的程度了……”

豺狼说完,十几名战友也纷纷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叶欢苦笑:“你们几个王八蛋别瞧老子笑话了,今儿这事处理得不好,老子除了卷款逃到国外,没别的下场了。”

“队长说了,帮你办完了这事儿,放我们一个月的长假,我们也是托了你的福呀。好吧,你要我们做什么尽管吩咐。”

叶欢不假思索道:“帮我把两个老丈人干掉……”

豺狼脸上顿时浮上狠厉之色,大声道:“没问题!苍狼,去省军分区调武器,狙击枪一把,冲锋枪十支,手雷闪光弹若干,顺便准备一张叶欢老丈人家的详细地图,其余的弟兄和我一起部署作战计划,准备战斗!”

叶欢大惊失色拦住了豺狼:“你玩真的?”

豺狼噗嗤一笑,杀意凛然的面孔如菊花般绽开:“逗你***呢,你以为老子缺心眼儿呀,杀了你老丈人,该轮到我逃亡国外了……”

天色大亮,离酒宴还差六个小时。

叶欢带着十来个战友浩浩荡荡来到柳眉老爸柳四海的别墅外。

别墅内外守卫着十几名红虎弟子,人人脸上一派喜气洋洋,老帮主嫁女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大喜事一件。

叶欢和战友们的到来无异于给别墅带来了一阵高氵朝,门外守卫的红虎弟子自然认识叶欢,一见新姑爷来了,急忙让开路请叶欢等人进去,然后有人飞跑着给柳四海报讯。

柳四海楞了一下,暗自诧异。

按宁海本地习俗,结婚当天接亲的车队一般都是临近中午才出发,市里转悠几圈以后才会到岳父岳母家把新娘子接到婚宴所在地,现在才早上六点多,叶欢带着十几个人过来干嘛?

柳四海是个讲规矩的人,不过规矩只对江湖人讲,叶欢不是江湖人,柳四海自然不会太介意,于是赶紧命人把女婿迎进来。

叶欢一进门,柳四海便眯眼瞧着他,和颜悦色道:“小叶呀,是不是来早了?时辰还没到呢,这么迫不及待娶我家眉儿过门了?”

说完柳四海哈哈大笑,满堂前来道贺的柳家亲戚朋友也纷纷大笑起来。

叶欢干笑两声,道:“柳伯父……咳,岳父,我确实来得早了些,不过一想到今天结婚,我就有点激动不已……不好意思,生平第一次结,没啥经验,所以想找人喝几杯,我这十几个朋友也是这个意思,出门我想了很久,若说跟谁喝酒最痛快,数遍天下唯独岳父您了,所以……我这就带了朋友上门讨几杯酒喝,岳父您不会舍不得吧?”

柳四海不由一阵心花怒放。

好女婿,乖女婿呀,这还没办酒席呢,心里就挂念岳父了,好!

随即柳四海犹豫道:“喝酒不是问题,可眼看着要迎亲办酒席了……”

叶欢赶紧打断道:“我这不在这儿吗?咱们翁婿这会儿先喝着,时间一到我接了柳眉就走,换个地方接着喝,岳父您是舍不得家里的酒还是怕跟我这气血旺盛的年轻人拼酒?”

柳四海毕竟是豪气干云的江湖汉子,虽然已退出江湖,可一腔血勇仍在,若说争强斗狠他没任何兴趣,但若激他的酒量差,他却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

于是柳四海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老子在酒坛子里泡了几十年,怕你这个卵毛没长齐的小子?来,拿酒来!”

叶欢眼珠一转,朝身后的战友们使了个眼色:“兄弟们也别闲着呀,帮我把岳父家的亲朋好友们招呼好,不醉不归啊!”

豺狼等人会意,一人拎着几瓶高度白酒,不怀好意的朝柳家的亲戚人群中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柳四海轰然倒下,醉在柳家别墅这片深沉的土地上。

叶欢脸色微红,脚步稳健的走出别墅。

叶欢酒量其实并不好,不过酒桌上拼的不止是酒量,还有智慧,一连串的偷奸耍滑,转移矛盾,白水代酒等等小手段之后,柳四海倒了,叶欢却没事。

打架,柳四海不行,喝酒,……柳四海还是不行。

所以说,人老了就得服老,不然下场堪忧……光着膀子跟一群特种兵们拼酒,那是老人家该干的事儿吗?

柳四海还应该吸取一个教训,除了不应该和特种兵喝酒外,更不应该跟小人喝酒。

嗯,柳家所有的亲戚都应该吸取这个教训……

待到叶欢大摇大摆走出柳家别墅,外面的红虎弟子们小心翼翼朝里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屋里杯盘狼藉,从柳四海到柳家所有亲戚全部躺在地上,横七竖八摆满了一地,乍一看就跟被灭了满门似的,场景让人毛骨悚然……

柳家解决,叶欢让豺狼们留在柳家别墅,并且吩咐他们“宜将剩勇追穷寇”,见谁有酒醒的迹象,继续往死里灌。

叶欢则独自走出了柳家别墅,匆匆上车赶往高胜男家。

时间不多了,离婚宴开始只差四个多小时。

高建国家仍住在江南省会江洲市公安厅家属大院里,不过高建国显然是个开明的家长,女儿嫁到宁海市,虽说两市车程不过一个多小时,高建国也觉得没必要开那么久的车接亲,于是在昨晚便举家带着亲戚到了宁海,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安顿下来,叶欢只需在宁海接亲就行。

当然,高建国这样做的用意不仅是体恤叶欢,他是体制中人,大张旗鼓嫁女儿影响不好,干脆低调处理,不想闹得江洲市满城皆知,这对他的仕途而言绝不是好事。

至于宴请的客人,除了自家亲戚,江南省官场人物竟是一个也没邀请,不得不说,这给了某小人一个绝好的机会。

“某小人”指的自然是叶欢。

叶欢赶到高建国住的五星级酒店楼下时已是上午八点。

急匆匆进入酒店大堂,大堂内东侧的咖啡厅里却人声鼎沸,叶欢走进咖啡厅,曾经的江南省第一公子,名流会所的股东刘子成迎了上来,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京城豪门之后秦逸,同样是京城豪门之后的宋彰,三人的身后,一群穿着各种高级名牌,神情却分外倨傲,仿佛目空一切的年轻人全部停住笑闹,静静的注视着门口的叶欢。

叶欢赶得满头大汗,朝刘子成道:“都准备好了吗?”

相比以往被省委书记老爹赶出家门时的狼狈模样,如今的刘子成稳重成熟了许多,不过看着叶欢的目光有些哭笑不得。

“我说叶欢,你小子到底玩哪一出呀?一个电话大老远把咱们从京城召来,风风火火的也不说原因,你啥意思?”刘子成微微有些不满。

叶欢擦了一把额头的热汗,道:“请你们过来帮个忙……”

“什么忙?”

“把我岳父干趴下!”

“……别开玩笑!”刘子成脸色有点难看了。

叶欢跺脚:“我说真的!”

一旁的秦逸皱起了眉:“你小子简直是禽兽……有对自己岳父下黑手的吗?”

刘子成似笑非笑朝后面一翘大拇指,道:“按你的吩咐,不管是京城还是江南省,家里老子有点分量的衙内公子我全都请来了,你小子如今在京城圈子里可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我一开口说你要找人帮忙,呼啦一声就来了这么多人,妈的,你这模样怎么瞧也跟偶像扯不上半点关系呀……”

尽管心急火燎,叶欢还是骚包的一拂头发:“除了帅,真没别的优点了……”

三人身后,一帮原本倨傲清高,衙内公子模样的年轻人站起身,态度恭谨的纷纷朝叶欢鞠躬打招呼:“叶哥好。”

自叶欢入京城到如今,做过的桩桩件件的事情,早已被京城衙内圈子的纨绔们奉为经典传奇人物,刘子成没夸张,如今的叶欢在衙内圈子里委实已成了一种偶像般的超然存在。偶像要找人帮忙,粉丝们自然没二话,连夜便赶到了宁海。

如果此时有某个高级别的官场人物朝咖啡厅里瞄一眼,一定会惊得说不出话来,这群纨绔公子来头惊人,不是京城某部长的公子,就是某主席的独子。

叶欢急忙朝众人拱手:“哥儿几个,小弟我今天大难临头,明年的今日究竟是我的结婚纪念日还是忌日,全靠大家的表现了,过了这一关回头我给大家一人发一妞儿……”

众纨绔急忙摆手,一脸义薄云天。

“咱们来都来了,说吧,你要我们怎么做?”

叶欢一咬牙:“很简单,让我岳父全家今天全部横着出去!”

众纨绔群情振奋。

叶欢拍了拍手:“我这就把岳父全家请下来,各位,你们楼上宴会厅埋伏,听我摔杯为号!”

纨绔团成员摩拳擦掌,战意盎然。

…………

…………

高建国全家被请到了宴会厅,不出叶欢所料,他们……终于醉倒在五星级酒店宴会厅这片深沉的土地上。

高建国是省厅厅长,性格虽然直爽,却也不是呆头呆脑的傻子,能混到厅长这个位置,没有一点政治智慧怎么可能坐得上去?

按说这帮纨绔都是年轻人,论年纪都是高建国的晚辈,长辈自然不会跟晚辈喝酒,不过这帮晚辈的身份不一样,待到这帮晚辈争先恐后自报家门,“我是xx部长的儿子”“我是xx委员的亲孙子”……高建国暗惊于他们身份的同时,也深深的明白,这帮衙内们敬他的酒,最好别推脱,因为中国的衙内有个普遍的共同点,他们成事的能力很有限,但他们败事的能力很超凡……

高建国还不到五十岁,他还有一颗熊熊燃烧着的上进之心……

要想上进,只能杯到酒干。

于是,高建国及整个高家的亲戚,一个不落全部醉倒,横七竖八躺满一地。

——和柳家一样,就跟被人灭了满门似的。

两场婚礼顺利举行。

不过其中一场婚礼提前了一个小时,另一场婚礼延后了一个小时。

这是宁海市有史以来最奇怪的两场婚礼,新郎新娘两家的家人一个没到,就只剩新郎新娘一脸僵硬的穿着礼服迎接各路宾客,宾客们问其父母,新娘总是僵硬的回答说路上堵车,然后如同看着杀父仇人般瞪着新郎……

另一个奇怪的地方是,第一场婚礼新郎敬酒仿佛赶场子似的,匆匆忙忙敬了一圈便不见了人影,一直到酒宴结束也不见人,而另一场婚礼,新郎姗姗来迟了一个多小时,差点让宾客们气得掀桌子,——这一场的宾客全是江湖人,脾气不怎么好。

婚礼办得匆忙,结束得也很匆忙。

据说两位新娘的家人一直到后半夜才悠悠醒转,然后……柳四海抄着刀,高建国拎着枪,满大街找一个名叫叶欢的人……

至于叶欢的下场……不可考。

两年以后。

欢乐基金推出了一项名叫“欢乐计划”的慈善活动,经过两年的建设,已在全国十余个城市建起了现代化的新楼,全部按宁海福利院的规模和结构,开始接收来自全国各地的孤儿,并且在欢乐基金雄厚的资金支持下,该计划仍在全国别的城市继续推行。

京城沈家仍旧是华夏第一豪门,沈睿事件在沈崇武的斡旋以及各方大佬们的压制下,将事件的影响降低到最小,京城的政圈如同经历了一番小波浪,波浪过后风平浪静,不泛一丝涟漪。

腾龙集团的总裁周蓉渐渐退居幕后,当然,推到幕前的并非她的独子叶欢,而是专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周蓉听取了叶欢的意见,将腾龙集团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打理,而她则把所有的股份全部转到了叶欢名下,并很少参与集团的经营,集团内的家族企业痕迹越来越淡,去除了诸多不良的家族式弊端后,腾龙集团的资产也呈突飞猛进般的增长趋势。

夜晚渐渐降临宁海市。

市区某繁华大街的路边绿化带里,趴着三条人影。

猴子抽出烟,给叶欢和张三一人发了一根,三人点着烟,缓缓吞吐着。

“欢哥,咱们是不是越混越差劲了?想当年咱们哥仨儿在京城都风光过,怎么现在又干起了小蟊贼的勾当?欢哥,咱们是不是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猴子皱着眉道。

叶欢扭头瞪了他一眼:“消停点儿啊,碰瓷就专心碰瓷,这会儿你反思哪门子的人生?”

张三撇嘴道:“欢哥,你说你一个亿万富翁跑这儿碰什么瓷?这不有病吗?”

叶欢脸上顿时浮起悲愤之色:“你以为老子乐意大半夜的跑这儿碰瓷?家里那几个婆娘把老子的现金存折信用卡全没收了,每天就给老子发五块钱的烟钱……五块啊!软白沙现在涨到五块五了,告诉她们还不信,非说我骗钱居心不良,打算存私房钱泡妞……妈的!你说女人怎么这么不讲理?老子每天骗五毛钱能泡妞吗?”

张三露出深思之色:“所以,咱们今晚碰瓷就是为了挣五毛钱,凑齐五块五买包烟?”

叶欢气道:“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儿出息?没看出老子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吗?……少说也得凑两条烟钱吧?”

夜色里,一辆宝马7系的炽亮灯光从马路拐角处射来。

叶欢两眼一亮,一个箭步冲出了绿化带,离车灯大概十米左右便猛地往地上一倒,接着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哎呀!撞到人了,孙子哎,别跑,我记得你的车号,宁a7912……咦?好熟的号码……”

汽车早已停下,司机打开车门,叶欢只听得耳边一道更熟悉的声音冷笑:“很熟对吧?因为这是老娘的车!”

叶欢愕然抬头,却见穿着警服的高胜男冷冷的盯着他。

然后叶欢便感到自己好象被人拎了起来。

高胜男一脸狰狞瞪着他:“混蛋,这么多年过去,碰瓷的技术还是没长进,而且又碰到了老娘头上,一张假结婚证就骗老娘给你生了个儿子,你对得起我们吗?”

“碰瓷跟假结婚证……”叶欢茫然失措道:“这两件事有必然的逻辑吗?”

汽车后座的车门打开,乔木,柳眉和周媚三女也走了出来,叶欢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这四个婆娘怎么凑一块儿了?

乔木低叹一声,道:“叶欢,你没声没响的半夜跑出来,这混蛋性子怎么一直没变?”

叶欢咧嘴一笑:“我如果说我半夜突发奇想,出来忆苦思甜……你们信不?”

乔木冷冷道:“知道我们为什么出来找你吗?”

叶欢一脸悲怆:“知道,我这就跟你们回家摇骰子,谁赢了我今晚就是谁的……战利品。”

指了指高胜男,叶欢补充道:“先说好啊,制服诱惑我不反对,但不准穿城管的制服,不然我宁死不从!”

四女俏脸同时一红,乔木狠狠呸了一声,道:“我们出来找你是因为你有麻烦了……”

叶欢一呆:“什么麻烦?”

“还记得当年到美国治白血病的小爱吗?”

“记得。”

乔木眼中露出复杂的光芒:“她回来了……”

叶欢大喜:“回来了好啊,她在哪儿?咱们去看她。”

乔木叹息道:“小爱已满了十四岁,她回来了,你的麻烦也来了……”

高胜男在一旁咬着牙冷冷道:“也许对你来说不是麻烦,而是惊喜。”

“什么意思?”

四女朝他狠狠一瞪,俏脸同时露出又嫉又恨的神色,然后四女同时让开了一条道。

车门边,一名穿着白色连衣裙,青涩而绝美的女孩怯怯的看着他,看到叶欢温和如初的目光,女孩渐渐变得欢喜欣悦,忽然张开了双手朝叶欢快步跑来。

“欢哥,欢哥!小爱回来了!再等我两年,小爱要嫁给你……”

叶欢两眼徒然睁圆,裤裆中不知怎的多了几分湿意……

《极品草根太子》顺利完本,感谢大家的支持。

鞠躬,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