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地幅广阔、无边无际的西北大漠来说,两百里的行程,可谓弹指间的事情。秦明月和江枫两人领着十几位天山、昆仑两派的弟子,骑乘快马,当天日落时分已经到达了嘉峪关。

  早在被封为平安郡主之前,安风儿与师父游览华山绝顶的时候,就结识了秦明月、江枫了两位,后来在京师,又曾经与两位盘桓过几日。此次见面,真可谓故人相见。

  朝廷百官俱不知晓的皇家秘事,偏偏秦明月、江枫这两位江湖客都适逢其会,牵连甚深。太子朱厚照以前见过秦、江两人,此番知道他们是被风儿姐请来保护自己的,心情十分高兴,亲自出门迎接天山、昆仑两派的英雄。

  两下见面一阵寒暄见礼,太子朱厚照生性好动,说话办事毫无顾忌,秦、江两位出身江湖,豪侠本色,安风儿本是民家之女,不重礼仪,众人见面后气氛十分和谐,犹如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回到府堂之后,太子与平安郡主高坐主位,太监刘瑾骨碌着眼睛站立在两人身旁,堂下左面是以石岩为首的嘉峪关几位将领以及乔装成易明珠的唐嫣儿和峨眉派的清辉、清惠两位,右面坐着秦、江及其门下的天山、昆仑派的弟子。

  看茶、礼毕,太子笑道:“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今日英雄豪杰共聚一堂,畅所欲言,真是难得啊!宫中从来没有这样的自由,跑几步,那些腐儒都要唠叨半个时辰。真是羡慕你们这些江湖英雄啊!”

  秦明月笑道:“太子将来身继大统,成为天下之主,享有四海。小小的不自由,换取将来的大自由。我等只是一介草民,哪能跟太子相比!”

  江枫朗声道:“我倒是觉得太子说的对,皇宫虽然金碧辉煌,但是太不自由了,还是没有幕天席地,想走走就走、想留就留来的快活。哈哈!以前我还在想,皇帝是怎么生活的呢?上次进宫之后,我才发现当个皇帝要比平常人累很多的。”

  一旁的太监刘瑾听闻,翻了个白眼,心忖:一群土包子,就你还知道皇帝的生活?老刘我虽然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但是我就知道一个事实,至高无上的权力才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想想让天下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那是何等的威风!

  太子朱厚照道:“听你的意思,给你皇上做,你也不会做了?哈哈!”   ......

  石岩等朝廷将领可不敢跟太子谈笑风生,坐在一旁,只是陪笑不言。江湖人一般都是流浪汉,一人吃饱,全家撂倒,想走就走。我们这些将领可不敢肆意乱来,每位将领都担负着一大堆人的希望,多则一个家族,少则妻儿老小。

  太子朱厚照自小没有兄弟姐妹,生来就是天子的命,自也感受不到宫廷里争夺皇权的残酷。他在宫中含玉衔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唯一感受到的就是寂寞之苦。朱厚照此刻犹如飞出笼中的鸟儿,肆意谈笑,纵情挥洒,好不快活!

  安风儿知道太子的感受,并没有劝阻于他。等他当了皇帝,事务繁多,怕是难得有这样放松的机会了!我找到师父后,与师父浪迹天涯,四处济民。太子主理朝政,大明朝国泰民安!想到美处,安风儿露出欣然的笑意。

  坠入爱河的人,时时刻刻都会关注着心上人的任何异动!安风儿的笑意,太子看的很清楚,当下笑道:“风儿姐,你在笑什么?笑我说话不知轻重吗?”

  安风儿微笑着摇摇头道:“不是,我在想太子当了皇上后,会是什么样子!”

  太子神采奕奕的问道:“风儿姐,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

  安风儿笑道:“当然是跟父皇一样了,关心社稷,注重黎民,成为一代明君!”

  两人正在说笑,堂下一人起身道:“郡主,你还找不找你的师父?!”

  众人回首,原来是一直默不作言,不苟言笑的易明珠。‘易明珠’貌不出众,先前寒暄见礼时,大家并未多加留意,只是听其口音知道她是蜀中人士,也是寻找澄洪长老的。此刻见她贸然出语,都尽皆相看。

  平安郡主安风儿闻言,笑道:“易大姐勿急,先请就坐。”见‘易明珠’落座,安风儿看了看大家道:“长话短说,我此次来边关是来寻找师父的。师父的行踪,目前有两条线索。一是哈密城,但是哈密如今兵战凶危,很难赶到。二是赴难营的何副统领,这是目前唯一可以跟踪的线索。我的想法是我领着易大姐和清辉、清惠师姐前去寻找。太子就留在嘉峪关等消息,有秦掌门和江大侠的保护,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   太子皱眉道:“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吗?”

  此话一出,立时遭到石岩等将的劝阻,刘瑾也躬身低声道:“殿下,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留在嘉峪关等消息吧!安全第一。”

  太子瞪了刘瑾一眼,斥道:“你懂个屁,站一边去!”刘瑾可怜巴巴的看着安风儿道:“郡主?”

  安风儿道:“刚才石岩将军也说了,敦煌的脱脱花不拉虽然降了大明,但是毕竟是蒙古鞑子。别人还好说,但是你去之后,很难想到他会做出什么事!你刚才也说了,将来要做一个明君。明君最重要的就是要审时度势,不可意气用事。你就在嘉峪关等消息吧,我找到师父后,就回来!”

  整个大厅中的人都知道郡主此来是寻找她的师父,但知道她的师父就是太子胞兄的人没有几个,除了太子和平安郡主自己,就只有秦明月、江枫两人。江枫虽知道此事,但他并不知道天山上出现的‘何明’就是澄洪长老,对郡主刚才所说的澄洪长老就在塞外之事,还在将信将疑。而‘易明珠’知道自己的小哥哥可能跟这个太子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她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

  知道的心知肚明,默然不语;不知道的都以为太子跟郡主感情至深,不忍分开,暗笑太子小孩心性,附和着郡主一起劝阻。

  太子听了安风儿的话语,道:“也好,我就留在嘉峪关。不过风儿姐可要每日给我传信!”   安风儿笑道:“我答应你!”

  事情如此定下来后,已是掌灯时分,安风儿道:“今日天色已暗,明日一早我就动身!石岩将军,你是主家,今晚麻烦你好好招待一下诸位朋友。”

  只要太子不出关,什么事情都好办。石岩将军把胸口一拍道:“郡主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随后便叫来人,酒宴侍候。   没过多时,酒宴已经摆上。

  风儿姐明日又要离开了。虽说来日方长,但是太子真是一刻都不想离开风儿姐。借着酒宴之际,拉着平安郡主说着一些贴己的话。

  ‘易明珠’虽然想即刻动身,但是郡主所作合情合理,也只得稍安勿躁,静等明日起身。

  秦明月先前听闻郡主提到赴难营何副统领,心中就是一跳,难道是澄洪长老装扮的‘何明’?在问过石岩将军之后,才发现何副统领叫何方客,不叫何明!不过,秦明月的直觉认为此人很可能就是澄洪长老。秦明月很想把自己见过澄洪长老的事情,告诉郡主。可是此地人多嘴杂,江枫也在一旁,若是说出此事,只怕他会怪我为何在天山的时候,不告诉他何明就是澄洪长老!再则,为何我与澄洪长老会互相装作不认识?

  看着郡主与太子在主位上一直说个不停,秦明月也没有机会私下里说。秦明月叹口气,心忖:算了,还是不说为好。

  江枫在一旁见秦明月闷闷不乐,笑道:“明月,你有什么心事吗?”

  秦明月此时想开了心事,笑道:“没有,来我们喝酒!”

  看着主席上太子对郡主的殷勤,身为过来人的石岩将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太子对平安郡主的关切非同一般哪,这平安郡主目前是太子的干姐姐,将来很可能会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郡主与太子不是血亲,本是平民之女,却被皇上封为郡主。按照大明律,皇后人选不能出自平豪族,这郡主十分符合啊。或许皇上已经有立平安郡主为太子妃的想法也说不定,目前收为义女应该是个过渡吧。

  当今的皇上只有一个妃子,就是张皇后。这太子说不定也会跟圣上一样,只纳一个妃子。到时候,与郡主相关的人岂不是鸡犬升天?我得抓住眼下的机会,侍候好郡主才是。

  石岩将军正要上前敬酒,却被亲兵属下附耳道:“大人,有紧急军情送到!”   军情?石岩将军忙道:“是玉门关还是阳关?”   亲兵道:“是玉门关的,火漆加封,标号紧急!”

  石岩将军见厅内众人无人注意,便低声道:“知道了,你先去书房等候,我马上就来!”

  亲兵去后,石岩将军本想向太子禀报,但是见太子正在兴头上,再说还不知道是何军情,我先看看再说!当下向身旁众人笑言如厕而去。

  进了书房,石岩将军匆匆拆开密函,原来是杨总督要求运送木料之事,当即便吩咐属下即刻去办。亲兵去后,石岩将军心忖:这么多木材,不知道杨总督要做什么?

  信函中除了军情密令,还有一封书函,是杨总督写给他石岩的,大体内容就是嘱咐他保护好太子之类。石岩收拾好信件后,重新回到酒宴。幸好刚才没有贸然打扰太子的雅兴,不然这点小事惹得诸位瞩目,实在不智。

  何方客率军突袭哈密的事情,乃是机密,杨总督并没有告诉石岩,石岩不知,也就不能告诉平安郡主。安风儿前往敦煌,注定是要白跑一趟了。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