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你可以让你在咆哮一下。看看你的咆哮能不能够比得过咆哮帝。”

在金龙使砸入雪地的一瞬间,“穿梭虚空”的金锋铭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一直脚踏着金龙使的胸口,踩的他狂喷一口鲜血。如果不是金锋铭及时用念力弹开,只怕那鲜血就已经溅到了他的身上了。

“说真的,我真的有种立刻把你宰了的冲动。”金锋铭冷漠的说道:“现在,我看你是否还能够骄狂的起来?嗯!”

脸上毫无血色的金龙使剧烈的咳嗽了两声,那一直踩在他身上的脚,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了他的身上,任由他如何的挣扎,就是无法挣脱,甚至连呼吸都困难无比。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大……”金龙使瞪大着冲红的双眼,每说一个字便咳出一口血,那摸样,实在是凄惨的很。

地面上其余的众人,也俱都深情呆滞。

差距,也太大了吧?

就在不久前,那如同神魔降世的金龙使,此刻却如同一直狗一样,被另外一个人踩在地面上,肆意的凌辱着。看上去,那个身披黑金龙袍的男子,似乎没有废任何的气力,就轻易的将金龙使给解决了。

这……该是何等的实力啊?

前后如此的落差,不仅仅是对视觉上的冲击,还是多心灵上的震撼——以至于到目前为止,全场都是一片寂静的。不仅仅是因为半数人还没有从那种冲击之中缓过神来,跟多的是,他们不想开罪那个神魔一样的男人,真的不想。以至于,他们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的呼吸。

这是一种无奈,这是一种恐惧,这是一种忍耐,这是一种末世生存的艺术。或许,只有当一个人的生命都完全掌握在另外一个人手中的时候,他就能够理解此时雪地上众人的心理了。

在强者面前,弱者,永远只有低头的份儿。

想来,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疯狂的,不知道疲倦的,前仆后继的去追逐名利,权力,力量吧。因为他们不想做弱者,不想自己的命运掌控在别人的手中,自己唯一能做的,就好像狗一样,在强者面前摇尾乞怜,苟且偷活。

“如何?”金锋铭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或许我们可以在来一次。只是不知道你这个身子骨,经得起我多少次的摔打。虽然我却是有些不想杀你,可是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也没办法了。”

“你……你不能杀我!!”金龙使突然想要抱住金锋铭的脚,可是他的手却突然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挡开,然后牢牢的将他固定在雪地里,就好像有地面上有两个铁锁将他的手牢牢的锁了起来,“啊!啊啊!!”

不知他的手,他脚也同时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牢牢的固顶在了地下,任凭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开来。

此刻,前一刻还是风光无限的金龙使,除了他的头以外,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无法动弹了。

“哦?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我就不能够杀你呢?”金锋铭道:“你给我一个理由,或许,如果我满意的话,我就真的不杀你也不一定哦。”

“我……我的叔叔是大光明王……是大光明王!!”金龙使等着凶狠疯狂的眼睛,“他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新人类……就算你再厉害,你也不可能比我叔叔更强!因为……他是‘第一批新人类”……哈哈,你如果敢杀我,他……他一定不会杀了你,为我报仇的!!你杀了我,你也要死——”

“第一批新人类啊……”

所谓的“第一批新人类”,就是在末世初期,最早一批觉醒了异能的新人类。如果正要清晰的划分的话,这要是末世开始后一个月的时间内觉醒异能的人,都是“第一批”。而或许因为这一批新人类激活异能时,是通过早先还未经过无数变异的X病毒才成为新人类的,所以他们的实力一般都最为强大,同时成长潜力也非同凡响。

比如金锋铭,便属于“第一批”。而金锋铭目前所认识的“第一批”,其中就包括现在赵总书记的近卫许四多,成大才,还有金锋铭的宿敌,江艿芹,被金锋铭打的失忆的高天,九河基地的许小安,南京基地市的欧东华,以及金锋铭内定的老婆温暖。

而几乎,“第一批”,就成了强者的代名词。环顾当今国内的真正枭雄霸主,无一不是出自“第一批”!

所以,如果大光明王真的就是“第一批”的话,那他或许真的有那个实力,掌控整个光明会,独立与华夏国政府之外,自成一个小朝廷。因为哪怕是国家高层,对于一个“第一批”的新人类强者,都是采取一种宽松怀柔的政策的。虽然这样使得“第一批”新人类越来也娇纵,无法无天,但同时,却也减少了许多麻烦,借助着这些“第一批”新人类,挽救了许许多多无辜的百姓——虽然这些百姓未必会将恩情算在华夏政府身上,但是事实却是,如果没有华夏政府给予给中优惠的条件,试问“第一批”新人类有多少愿意收留那蝗虫一样的幸存者?

故此,这个金龙使竟然能够狂傲到没边没际,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金龙使见对方沉默不语,便哈哈大笑,道:“你现在放了我,跪下来给我磕头认罪,再叫几声……”

啪!!

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的抽在了金龙使的脸上,将他的两颗门牙都打了出来,吐在了一边的雪地上。

这一巴掌,不仅仅仇敌金龙使浑身一颤,便是听见这一声清脆巴掌的人,都忍不住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儿上。

啪!!

左边打了一巴掌,右边再来一巴掌。顿时,原本还有点小帅的金龙使,此刻整个连都红肿的如同烤红的猪头。

“我真的很怀疑,”金锋铭说道,“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到底有没有脑子。说实话,如果不是觉得你和我有那么一点点地方相似,你根本就不配让我动手!”

“得意吧!哈哈,你就得意吧!你等着……我叔叔,大光明王,绝对不会放过你啊——咳咳……咳咳!!”金龙使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既然朝着金锋铭吐一口带血的唾沫!

“好!很好!”金锋铭真的有一种立刻将他杀死的冲动,只要他轻轻的一捏,就那样轻轻的一捏,就可以将眼前的蝼蚁杀死……可是,金锋铭却觉得,就这样杀死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末世到现在,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吐口水!

不,哪怕是末世前,都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做过!

这个连蝼蚁的都不如的人,竟然对自己做如此恶劣的事情?!

“想死?哼哼!我偏要你死不了。而且,我会好好的让你活下去!!”金锋铭冷冷的一笑。

说完,他手一翻,便取出只一直玻璃罐注射器,里面盛放着鲜红鲜红的液体,“正好,拿你来做一做实验,看看欣儿到底有没有骗我!哼哼,你就给我好好的睡上一觉吧。等你醒来的时候,说不定会发现,我送给了一件何等大礼。哼哼。”

说完,念力一驱动,便包裹那注射器,飞到金龙的脖子旁边。

“你要干什么?!这是什么东西!不要……混蛋,停下……唔唔唔……唔!”

嘴巴被封住,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说出半个字。而他,也在浑身寒毛竖起的阴寒感觉之中,突然觉得两枚针扎入了自己脖子,然后两股火辣辣的液体疯狂的钻入自己的体内!

下一颗,还不等他思考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就眼睛就是一翻,彻底的昏死过去!

“你!过来!”

金锋铭指着最近的一名光明会的成员说道。实际上,不用他自己走过来,金锋铭便用念力将他扯了过来。

“大……大人……”那个人登时吓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清了。

金锋铭道:“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你把他送回到你们那个大光明王手中。另外,如果大光明王问你我是谁,你就将这个东西交给他,就说我来自南方!哼哼,想找我报仇?我随时奉陪!还有,你们从基地里面抢来的东西,归我了?明白?”

“大人……大人,饶命啊!!我就这样回去,大光明王一定会杀了我的!求求您大人,饶命啊!”

“如果他真的要杀你,你就说我保你。就算他真的杀了你,我也会给你个交代。嘿嘿,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把这个活命的机会送给别人。你自己选?”

那人悚然已经,抢也似得躲过空中悬浮的长着一对翅膀的金色大剑,道:“大人,我……我一定照办!”

说完,几乎就是拖着金龙使就跑。

他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个恐怖的强者十万八千里。

金锋铭转过身,身子渐渐的悬浮起来,斗篷下那冰冷的目光扫过所有的人,道:“现在,单膝跪地者,不杀!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这一次,没有再忤逆金锋铭的意思了,齐刷刷的全都单膝跪地——不,不是所有的人,还有一个人,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依旧挺直了腰杆,将她那完美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叶桂英,这是唯一一个还站着的人。

就算旁边的一个秃头的胖子怎么拉扯她的裤脚都没有,她就是不跪下,急的那个秃头胖子大汗淋漓,“姑奶奶,你就放过我们吧,行不行啊?不久单膝跪地吗,又不是让你双膝跪地。”

在叶桂英旁边的一个英俊军官也不住的劝说着叶桂英,不过回赠他的却是无限鄙夷的眼神,让既是羞愧又恼怒,心里大骂:“不识好歹!”

“不跪!就是不跪!!”叶桂英越加的昂起头,在齐刷刷跪地低头的人群中,显得有种鹤立鸡群之感。

金锋铭往她那边看去,没想到她反而一对大眼睛瞪了回来,金锋铭不由的感叹,“唯女子难养也……”

无奈的耸耸肩,他身子就迅速的拔高,最后,只留了一个神秘的背影给地面上错愕的人们。

“女人,你如果敢说出我的名字,相信我,你会后悔的!”

金锋铭冷冷的对段锦说道,然后一挥手,便将错愕的段锦抛了下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走吧。唉,什么时候我金锋铭也成了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