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丝手术之后的伤口已经痊愈,因为体质的原因,愈合之后的伤口没有留下任何的伤口,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点∮小∮说,只不过唯一遗憾的就是她的手脚无法活动,看来医生的话是真的,神经损伤太严重了,手脚失去了活动能力。

李莎听说了克莉丝的情况,倒是经常来到他们家和路小山一起陪克莉丝,路小山也很乐意她过来,能多一个人陪克莉丝说话总是好事。

不过遗憾的是克莉丝同样是不和李莎不交谈,总是一个人沉默着。路小山很想要改变现状,却是无能为力。毕竟这种事情又不是扛大包,只要有力气就行。

李莎的父母在李莎嘴里听说了克莉丝的事,也来过几次。李夫人表现出了对克莉丝足够的关心,就像慈母那般的疼爱。对克莉丝嘘寒问暖,不过跟李莎一样,克莉丝从来不跟她说话。

李铁则是侧重于来安慰路小山,虽然他对于克莉丝受伤这件事疑惑不已,但是他没有多说一句话,似乎是相信路小山所说的车祸出事。

路小山礼貌地对待他,感谢他的关心。

回来不久克莉丝的石膏就被拿掉了,因为她已经痊愈了。但之后她却要求路小山用绷带将她的手脚全部包扎起来。或许她是担心经常来的李莎一家发现她身体的奇怪而造成很多麻烦和误会,毕竟她的全身是一处伤疤都没有,很难让人相信她居然是受过伤。

因为这件事,路小山还开心了一阵,至少克莉丝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路小山也觉得如果不隐藏一些东西的话会不太好,就照她说的做了,本来她四肢打着石膏就很像那些埃及的木乃伊,现在拿掉石膏把这些绷带全部绑上去,整个人跟木乃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如果再把脑袋绑上,那就真的是木乃伊了。

今天路小山和往常一样,在自己院子里的草地里陪着克莉丝散心,他不能让克莉丝一直闷在家里,所以就常常把克莉丝带到外面来。

“克莉丝你今天想吃什么,牛排吗?还是要吃肯德基?”路小山坐在克莉丝的旁边,克莉丝躺在一张椅子上,旁边停放着一架轮椅。

克莉丝沉默,眼睛一直空洞地望着一个方向,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事情还是已经习惯这样了。

“你不说话的话,那我就弄牛排吧,以前你总说要吃,但是做法我没有学来,现在我已经学会了,你可要有口福了。”

“我觉得我们要去出去玩,这样可是放松身心的方式,你觉得呢?”

……

“你不说话就是不反对啦?等一下吃了饭我们就出发。”

路小山现在是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克莉丝的身上,至于学校的学习,他觉得可以先放一边,所以他才打电话给班主任李德华请假提出无限期的休学,他的要求是这样提,至于对方怎么处理他就管不住了,他也不打算解释理由,连胡编乱造的理由也不想说一个,允许他休学或者直接开除他,他觉得无所谓了。如果克莉丝一天不放弃寻死的念头,他就一天不会离开她的身边。他哪儿也不会去。学校可以再去别的地方读,但克莉丝只有一个。

开车兜风是一个放松身心愉悦自己的方法,不管人有多大的烦恼,不管之前是多么的悲伤,一段路途下来,那些负面情绪都会慢慢随着风向后飘去,远离自己。

路小山在这附近一些风景比较不错的地方转了一圈,然后继续行驶,越来越远离县城,看他们的样子,像是有种远行的意味。

此时在欧洲某地,这是一座巨大的城堡,里面一个大殿内,这里恢弘大气,装饰得金碧辉煌,此时在最高的王座上坐着一个人,此人带着一顶黑色皇冠,全身笼罩在黑色当中。他下面跪拜着一个人。

“你说奥丁和撒旦死了?”他的声音低沉,却不失震慑人心的威严。

“是,他们去到古老的华夏大地杀一个杀手,杀手不知道死没死,但是他们两个确实死了。”下面那人干脆利落地说道。

“他们两个不是一般的吸血鬼,而是我们年轻一辈中比较优秀的存在,他们死了就说明他们遇到了老怪物级别的华夏古武者,哦,他们称呼自己修炼者。”他突然改口。“那个杀手应该有很深的背景,不然不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人帮忙。看来我们要慎重一点。”

下面那人跪在下面一动不动,也不说话,认真听从吩咐。

“他应该没死,那个杀手是一定要杀,不过需要稍微认真慎重一点。联系在华夏的雷克斯,叫他一定要杀了那个杀手,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帮撒旦和奥丁两人报仇。”

“是。”那人退下去。

……

路小山去到一些旅游的风景区,一些度假地,清新的空气,变化多样的风景,独特的气息,这些都带给人独特的感受。接着他们来到一个游乐场。

“旋转木马,要去坐吗?”看到克莉丝的目光看向旋转木马那里,路小山就马上提出来。

克莉丝虽然不说话,但是从她的神情里面也没有看到有抗拒的意思,他就把她从车上抱下来,径直朝着那边走过去,可能是路小山横抱着克莉丝有些显眼,再加上克莉丝手脚上的绷带太过吸引人,总之周围的人纷纷向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