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在树林里吹过,卷进鼻子里的除了潮气,还有阵阵烟味。 将注意力集中在追杀敌军上的狼骑兵谁都没有在意桔梗冒出的青烟。

反应过来的时候,烟已经变得浓重,笼罩了整片树林。

因为是荒芜之地特产的桔梗,烧起来的时候格外旺盛,但之前的一场大雨将桔梗全部打湿,不完全燃烧的结果就是烟,滚滚的浓烟。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和荒芜之地地质特点有关,红色的桔梗冒着比在人类世界的桔梗还要浓重的烟。

简直到了让人夸张,联想到旧文明中一种叫做烟雾弹的武器。

杨飞宇知道桔梗的这个特点,也全是拜托了几天前想帮忙生火,结果被烟熏得死去活来的可悲经历。

但是。。。。。。。能把刚刚从生活中学到的知识用在实战中的人。。。。。。。。

哼哼,才是真的战术高手。

“不要怕。只不过是点烟,并不碍事。马上就要追到了。杀,杀死这些小丑。”

熟悉地形的狼骑兵似乎并没有把浓烟放在心上。。。。。。。依然以勇猛无比的势头挥动着闪着寒光的弯刀。

然而,下一秒。令他们无法预料到情况发生了。

速度在减慢。。。。。。。。越来越慢。

不仅如此。。。。。。。。坐骑在颤抖。是让骑兵能感到的剧烈颤抖。

到底是什么让不怕鲜血,勇猛冲锋的苔原狼变的如此异样。发出如此不成体统的低吟。。。。。。。

凶残撕碎敌人的苔原狼已经不复存在。烟越浓,狼的影子就越渺小,最后只剩下可怜悲鸣着的家犬。

“没错,就是烟。可别小看这烟,我可是差点被熏死。”

“你那是笨蛋。就别当做一般案例了。”

“是这样说没错。”得意洋洋的杨飞宇吸着鼻子。“我都这样难受,比我嗅觉要灵敏数倍的苔原狼。。。。。。。哼哼。”

话已经不用说下去了。伴随着风向和浓烟,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

就算接受过再优秀的训练,狼还是狼,是野兽。当它们受到巨大的威胁或者感受到痛苦的时候,训练过的记忆就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求生的本能,

狼挣脱了骑手的控制,开始四处乱撞。浓烟对它们嗅觉的伤害比看到的还要严重。甚至有些经受不住的苔原狼,已经昏了过去。

“妈的,中了圈套。竟然利用我们熟悉地形放松警惕,还反过来利用苔原狼敏锐的嗅觉。”

指挥官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对,想起杨飞宇那张没有任何魄力的可笑面孔,现在却有一种恶寒在全身各处游窜。

恶鬼。。。。。。。战斗的鬼才。

“撤退!!!”

高傲的狼骑兵指挥官被迫发出悲剧意味浓重的撤退命令。

狼根本不听控制。。。。。。。不,不仅如此。浓烟从什么时候封锁了视线。可视范围不超过1米。在这种情况下,失去了苔原狼,就算再好的猎人也反不清哪里是前进,哪里是后退的方向。

更要命的是,脑袋顶上时不时有箭矢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