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的事情玄幻无常,谁又能知道危机什么时候降临?赵无极根本没有想到大白天的,会发生这种事情,千防万防,还是出事了,心里面满是悔恨和愧疚,根本不敢看林树堂夫妇二人。

  林树堂夫妇虽然没有怪罪赵无极,还彼此好言安慰,但听在心里,赵无极感觉像针扎一般难受,更是痛恨自己的大意来,明知道树敌不少还那么大意,实在是罪该万死啊。

  这一刻,赵无极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武功好又能怎样,连身边的女人和亲人都保护不了,有什么值得称道?

  一直到晚上,张鹏独自一人过来,带来了一堆熟食,一起来的还有刚子,二人穿着便装,一见面,刚子就很是礼貌的称呼林树堂夫妇为叔叔婶婶,没有丝毫托大,语儿的失踪,大家没有心情做饭,正好。

  赵无极感觉的看了二人一眼,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大家随意的吃了一点后,林母经受不住打击,休息去了,简单的收拾一下,大家坐在客厅聊了起来。

  张鹏率先说道:“林叔,晚辈们无能,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我那边也没有丝毫线索。”刚子有些苦闷的低声说道。

  林树堂接话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的,但我知道你们都在尽力,以你们的能力都无法查到线索,看来,事情比想象中更麻烦,不管如何,我代表全家感谢你们了。”

  “林叔这话太客气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是将首都翻个底朝天也要将弟妹找出来,我走了。”刚走气恼的说着,就要离开。

  “等一下,”张鹏赶紧拉住刚子,说道:“还是改不了你那急切、火爆脾气,根据掌握的情况分析,弟妹恐怕已经不在首都了,现在看来,我们只有等,等对方的消息,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有消息过来的。”

  “那行,我今晚就不回去了。”刚子说着,掏出电话打了一通。

  “也好,就一起等吧。”张鹏也给自己的未婚妻倪自然打了个电话,说有公务在身,就不回去了。

  林树堂感激的没有说什么,内心没有了原来那般焦虑。

  赵无极感激的看了二人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心里面很清楚,这二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说什么都没用,张鹏含蓄的转达了唐智的问候后,四个男人围在一起,分析起种种可能来。

  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二点,大家都清楚,今天恐怕是没用消息了,就随便找了个房间休息去了,别墅房间多,多二个人根本无所谓。

  迷迷糊糊中,赵无极感觉到贴心放着的手机响了起来,为了避免睡着了接不到电话,手机被调成了震动加响铃,一下子睡意全无,闪电般摸出电话,一看显示,根本没用号码,显然是做了手脚的,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你的女人在我手上,想要就来倭国首都吧,哈哈。”一个阴笑的声音放肆的搁下一句话后,直接挂掉了。

  倭国首都?船越家族?赵无极马上就想到了这点,气愤的想拨过去追问,可惜没用任何号码,一股庞大的怒火油然而生,手中的手机已成粉碎。

  “怎样?”张鹏和刚子幽灵一般出现,跟在后面的是林树堂,一个个赤红着眼,显然都没用睡好。

  深吸一口气,将怒火压制住,沉重的说道:“对方只说了一句话,让我去倭国首都。”

  船越家族?刚子和张鹏相视一眼,一脸苦涩,张鹏说道:“事情变得棘手了,在这里对方不敢乱来,可要是到了他们的地盘,事情就难办了,这个老混蛋。”

  “顾不了那么多了,兄弟,我陪你去,刀山火海,皱一下眉头就不算男人,”刚子的火气也上来了。

  “别急,去肯定要去,得想个万全之策,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能瞎来,这发而会坏事的。”张鹏稳重的沉思起来。

  “想的再多也没用,鹏哥,你安排我尽快过去吧,这种事情我不熟。”赵无极静静的说道:“有了消息就好,不管怎样,我都要去把语儿带回来,哪怕是杀他个血流成河也再所不惜。”

  “孩子,先别急。”林树堂毕竟老成稳重,已经从悲痛中走出来,说道:“有消息就好办,小张说的对,谋定而后动,我陪你一起过去吧。”

  “不行,”赵无极毫不留情面的否定了,“这次过去,说不定杀成什么样,婶婶也需要人照料,就安心在家等消息,好不?”

  林树堂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自己过去说不定还真成了包袱,也就不说话了。

  旁边刚子说道:“林叔您就安心在家等消息吧,我陪兄弟走一趟。”

  “不行,你们谁都别去,我一个人更方便。”赵无极坚定的说道:“敌在暗,我在明,这对我非常不利,鹏哥,你安排一下,我偷偷过去,让对方抓不到痕迹,反被动为主动,这样一来,我好行事,当务之急是先救人。”

  “你这个想法不错,化被动为主动,偷偷过去,抢先救人出来当然好,可你知道人弟妹关什么地方?如果你不走官方正规渠道,对方能第一时间知道,反而不利,徒添麻烦。”

  “什么是官方正规渠道?”赵无极好奇的问道。

  “所有去倭国的人,都需要办理护照,并且到倭国大使馆去面谈一次,否则出不了海关。”张鹏说道:“偷渡当然可以,如果你明天之内没用去倭国大使馆露面,以船越家的能量,必然会知道这点,反而打草惊蛇,于事无比。”

  赵无极知道这方面的能力不如张鹏,便问道:“依你之见?”

  “一明一暗,双管齐下,你正大光明的过去,消除他们的戒心,我安排人在暗中察访,寻找弟妹下落,一有消息及时通知你,你看如何?”张鹏说道。

  事情很快就定下来,刚子是警察系统,自然担负起跑手续和准备工作的任务,张鹏也去安排计划去了,林树堂见二人离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放心的问道:“孩子,有几分把握?”

  “林叔,您放心,就算我死也会将语儿救回来的。”赵无极坚定的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林树堂投去一道信任的目光,没用再说什么了。

  下午,刚子过来,交给赵无极一本护照,并拉着赵无极去了一趟大使馆,大使馆的人好像是接到了什么信一般,好奇的看了赵无极一眼,什么都不问,直接在护照上盖章签发了。

  找银行兑换了一点倭币后,二人回到家,张鹏也过来了,交给赵无极一张晚上的机票,并和赵无极单独交谈了几句后,匆匆离开了。

  赵无极和林树堂夫妇说了一会话后,带着林树堂夫妇的嘱托和希望,坐着刚子的车直奔机场,一路上,刚子默不作声,直到机场后,刚子认真的才说道:“无极兄弟,让我跟你去吧?”

  “刚子哥,啥也别说了,你的心意兄弟我明白,帮我照顾好林叔林婶,我担心项家,唉。”赵无极感动的说道,心里面很清楚,直接拒绝的话,会伤了刚子的心,但前面的危险难测,自己怎么忍心让好兄弟去受苦?只好以项家为托词了。

  “你放心,二老要是少一根毫毛,你找我问罪就是。”刚子拍着胸部说道。

  二人默契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赵无极拎着简单的行礼包,义无反顾的走向了安检通道。

  ┅┅。

  几个小时的飞行,赵无极终于降落在异国他乡,按照临行时张鹏的单独嘱托,赵无极拦了一辆出租车,操着不太熟练的倭语,报了一个地址,“京都大酒店。”

  倭国的首都很拥挤,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也很繁华,已经是深夜了,到处都是车水马龙,热闹异常,不愧是经济强国的首都啊。

  遗憾的是,赵无极没有心思欣赏,察觉到后面一辆跟踪的车后,感叹船越家力量的强大时,露出了一抹嘲讽的苦笑。

  很快,出租车停在了京都大酒店门口,自然有漂亮的礼仪小姐出来迎接,赵无极下车后,走了进去,来到服务台,将证件递了过去,很快就拿到了房卡,房间在来之前张鹏就已经定好了的。

  来到房间,一室一厅,坐北朝南,采光非常好,里面的家具家私也没辱没五星级的称号,随手将行李包扔到一边,赵无极打量起一下房间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熟悉环境,做到心中有数,万一杀机浮现,跑路也方便不是?

  这时,有人敲门,自称是服务员,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赵无极警惕的走了过去,身体隐藏在门口旁边的洗手间,按照张鹏交代的问道:“有拖鞋吗?”

  “先生,衣架在衣柜里。”一个悦耳的声音在门口回答道。

  “我问的是拖鞋。”赵无极说道。

  “是的,我说的是衣架。”悦耳的声音继续响起。

  暗号对上,打开门,一个穿着工作服的漂亮美女出现在眼前,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赵无极,将一袋东西地了上去,浅笑的离开了。

  赵无极关上门,从包里拿出了一把无声手枪,几个弹夹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串电话号码,将号码记下后,将纸条点着扔到了抽出马桶。

  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快亮了,望着无尽的夜空,赵无极暗自思念着:“语儿,你在哪里,你知道吗,我来了,你一定要等我。”眼角闪过一抹泪花来。